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楼主: 无语则祭

【新三国演义】自信堪比罗贯中

[复制链接]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4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回 十常侍设伏杀何进 袁绍等愤怒攻皇宫
  且说赵忠等知外兵到,吓得魂飞魄散,相聚共议曰:“董卓拥兵二十万在西凉,将数千兵进京,扬言清君侧,何进为内主,吾等命不久矣!”
  侯览曰:“何进举家得安享富贵,皆我等之力,今不以为德,反以为仇,听信党人之言,动辄裁抑;若再一味姑息忍耐,使彼折箸之计成,吾等无噍类矣!”
  张让曰:“此皆何进之谋也,欲归祸于吾等;恐窦氏事竟复起邪?今事急,此已非辞说所能辨解!时势如此,岂可坐而待死乎?我等尚握有三府禁兵,趁董卓未至之前,尚可一拼,不如,先发制人。”
   赵忠曰:“吾亦有此意,怎奈未有奇策,犹豫不决。”
  郭胜曰:“如何难决?今日进则有生,富而且贵,退则有垒卵之祸矣!
  张让曰:“今大将军无情无义,负我等为先;欲杀我等,不先下手,大事便去,灭族不久矣。”
  赵忠曰:“汝言有理,深合吾意!”
  张让曰:“吾等于太后前泣讨要诏书,宣何进入宫议事。何进不知,必定欣然而来;若其有兵甲扈从,将至内门,即以懿旨斥退众兵,谁人敢逆?兵从挡在宫门外,我等擒之,然后数以谋反之罪,正之以法,乃一夫之力耳!何进伏诛,其部众群龙无首,必如昔年窦武故事,事可成也。”
  段珪曰:“事已至此,死中求生之法,也只有如此矣,大家祸福与共,同心便是。”
  众常侍剖析利害,皆以为事到如今,也剩唯此孤注一掷,遂皆赞同,发毒誓割血结盟。
  乃令尚方监渠穆先将刀斧手五十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埋伏,张让、赵忠率诸常侍、小黄门,齐入太后宫绕懿床痛哭流涕,告与何太后曰:“今大将军矫诏召外兵至京师,欲灭臣等,望娘娘垂怜赐救。”
  太后曰:“哀家知汝等屈,但汝等愿为哀家再屈一回,汝等可诣大将军府谢罪。”
  张让等泣下如雨,曰:“非吾等怕区区屈辱,实一出宫门,命尚难保;若到将军之府,骨肉齑粉矣,望娘娘宣大将军入宫谕止之。如其不从,臣等只就娘娘前请死。”
  何太后亦为心动,不疑有它,乃降诏宣何进入宫议事。
  却说何进夜间睡在书房中,忽梦见一只白虎揭开帐子扑身进来,吓得他魂飞天外,惊醒过来。召相人来断,是何征兆。
  相人曰:“此非佳兆,白虎当头坐,无灾必有祸;白虎开了口,无有不死也。将军须防意外之变,突来之殃。”
  正说间,内侍持太后诏书来召,何进得诏便行;主簿陈琳谏曰:“前日将军召外兵入京戒严,今日无事宣入内宫,太后此诏,其中怕有诈,料是十常侍之谋,切不可去。去必有祸。”
  何顒亦曰:“且未可入宫,倘内有一时之变,外救不及,非但将军遭其难,且累及宗族、部属矣。”
  何进曰:“今太后急诏召我议事,有何祸事?太后焉能谋我不成?若内有变,太后必有密旨,何故虑之?”
  何顒曰:“太后正依赖将军辅政,震肃朝廷,无有相谋理,但恐此诏乃十常侍之意,将军此去,恐不利。”
  何进曰:“不去即是逆诏,庸可已乎?”
  袁绍曰:“今谋已泄,事已露,将军尚欲入宫耶?何不早决?”
  何进曰:“太后诏我,吾有何辞推脱,而能不去?”
  袁绍曰:“梦中之事,相人之言,不可不防。”
  何进心有余悸,却强作镇静曰:“此乃虚幻之事,以此干扰政事,岂不让人见笑。”
  袁绍曰:“然值此非常时期,太后相召,恐是十常侍之构谋,未可知也;况段珪管领禁卫,亦常怨将军,今数出入宫掖,亦必有异。大将军今一入宫内,定遭其算矣。”
  何进曰:“吾忠心为国,并无差讹;十常侍敢作逆背之事乎?况十常侍纵图我,何能得太后谅?何能服朝臣?又何能止汝等报仇?其不虑乎?”
  袁绍曰:“虽如此,不去为妥。”
  何进曰:“吾身为辅政,焉得不与宫中交关?太后召,何疑之深乎?”
  曹操曰:“必欲入宫,先召十常侍出,然后方可入宫。”
  何进笑曰:“此小儿之见也;吾掌天下之权,十常侍敢待如何?”
  曹操曰:“十常侍已处绝地,必亦闻得外兵入,不难得出是将军所召,岂甘束手待毙,难免不起鱼死网破之念;还是小心无大错,大将军不记蒯越之言乎?大将军此身之保重,事关重大,不得不分外谨慎。”
  何进犹豫,沉吟片刻,曰:“吾思虑再三,不得不去,汝等勿阻。”
  袁绍曰:“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
  何进允之,于是袁绍、曹操各选甲胄精兵五百,各持长剑,命袁绍之弟袁术领之。
  袁术,字公路,司空袁逢之子也;少以侠气闻,数与诸公子飞鹰走狗,红楼搂妓,酒坊豪饮;后颇折节。举孝廉,现任虎贲中郎将。
  袁术全身披挂,引兵布列青琐门外;袁绍与曹操带剑护送何进至长乐宫前。
  黄门传懿旨云:“太后特宣大将军,余人不许辄入。”将袁绍、曹操等都阻住宫门外。
  曹操曰:“此行只怕有诈?将军不如且回,再作计议?”
  袁绍曰:“吾亦觉不妙,不如听孟德言,且回去再议。”
  何进曰:“甲兵护卫在宫内外,十掌侍敢轻举妄动?”自以大权在握,又无显罪,恐人拿捏;十常侍纵猖狂,不敢铤而走险,诛杀大将军,何以善后?无异是以鸡蛋碰石头,又以太后亲笔诏,不应有诈,遂不听两人苦口劝言,随传旨太监,仰首挺胸,昂然直入。
  至嘉德殿门,张让、赵忠、段珪等迎出,人人脸罩寒霜,一语不发,上来便左右团团围住,何进大惊,厉声曰:“吾奉太后诏来,汝等阻拦吾路,意欲如何?敢反乎?”
  张让上前,伸手一掌,狠击何进脸上,厉声责曰:“我问汝:董太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扰乱朝纲,玷污国典,周公大礼,废于一旦,是汝欲反,还是吾等欲反?汝有何辞乎?”
  郭胜伸指触其鼻,怒曰:“汝本屠沽小辈,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汝不思报效,反欲相谋害,今更有何说?”
  赵忠数落曰:“今天下愦愦,亦非独我曹罪也,大臣不无能乎?何得皆委罪吾等!意欲吾等塞天下之怨怒,汝心何毒哉?满朝衮衮大臣之罪,何得轻于吾等乎?何只拿吾属开刀!”
  张让又愤愤曰:“昔太后怀妒,鸠杀王美人,先帝震怒,与太后不快,几至成败,我曹涕泣救解,各出家财千万为礼,和悦上意,但欲托卿门户耳,缓急可相援一二也;今乃听信袁绍等谗言,竟欲灭我曹种族,不亦太甚乎?”
  何进汗流浃背,插不进一句嘴,赵忠叱责曰:“汝言我等秽浊,何大将军,汝告我:公卿以下忠清者为谁?公卿孰个敢自言洁身清白?”
  段珪曰:“大家俱是乌鸦,俱是一身黑,谁嫌谁黑哩。汝毛发白乎?偏汝等做得乌鸦,吾等便做不得?”
  众常侍七嘴八舌,一番连珠轰炸,何进见不是头,欲待与他讲理,又无理可讲,诸常侍所言,亦句句不无实事,难以辩驳;若想以平时大理说之,亦知皆空虚之物,只可在权威保证下,夸夸其谈,信口开河,听者心虽厌之,也不得不假装恭听,盖畏大权也。此时在人屋檐下,若说之,怕更激惹诸常侍之怒。
  欲作脱身之计,既无武士相护,又无兵器在手;真乃是一着不慎,人为砧板,身为鱼肉,甚悔不听曹操、袁绍劝阻;心内惊慌,却故作镇静曰:“汝待欲置我如何?”
   张让曰:“事亦至此,吾等要置汝如何?汝尚不知乎?”
  何进内荏外厉,曰:“吾亦有备而来,汝等欲杀吾耶,吾亲兵护甲皆在门外,如杀吾,必突门而入,为吾报仇,彼时,必血流宫禁,人人难逃一死。”
  张让曰:“汝此说倒也实话,吾且问汝,汝欲死,欲活耶?”
  何进闻言下有乞活一途,精神一振,曰:“欲死如何?欲活又如何?”
  张让曰:“欲死简单,送汝一刀,汝头滚碌碌于地,便可了断;如欲活,就要大费周章了。”
  何进曰:“如何个大费周章?”
  张让曰:“汝可自承谋杀董太后,擅杀骠骑将军董重等罪,签字画押,然后上章自辞大将军职,此其一;现就以大将军名义,诛杀袁绍,一切祸端,皆此人酿酝而成,不杀不足以平众情,释怒愤,此其二;令进宫甲士退出宫门外,然后把辖权移交吾等,此其三。汝若答应此三条,吾等应允,汝可归府尽享富家翁过世。”
  何进愤然曰:“太苛、太苛,我堂堂大将军,焉能因胁而受此乎;宁死不为也。”
  张让曰;“汝有何言?”
  何进曰;“汝等若有诚心,不如两下罢兵,彼此讲和,化敌为友,化凶为吉;自此以后,汝等掌内宫,我理外事;互不干犯,汝等意下如何?”
  赵忠拍掌曰:“此主意好;只可惜......”
  郭胜接曰:“此主意确不错,只可惜汝非有尾生、季布之信,吾等如何信汝?太后如此谆谆嘱吩,汝弟何苗如此好言相劝,汝竟都不顾;谁信汝欺诳之言,汝莫非欲拖延时间以望救乎?”
  段珪喝曰:“与此恩将仇报之徒,费这许多唇舌,纯是多余,看太后面上,给他个痛快,一刀砍了便是。”
  张让等横眉怒目,直紧紧围过来,意是以威相恐;以此抬高价码。
  何进又懊悔又慌急,连连后退,欲寻出路,此时宫门尽闭,伏甲头领渠穆素为何进所痛恨,滔天罪证又在袁绍手中,闻张让等语下之情,颇有弃仇和好之意。恐张让等允其所请,两下讲和,则自已难逃法吏追罪,与其下狱死,不如挟张让等拼命一搏。
  故听到段珪威吓之言,明知其意;却佯以理解为发命,便借此发声大吼“杀”,令甲士齐奔出,不容分说,挥刀齐出,一代赫赫大将军,就如此窝窝囊囊,连半点反抗之力也无,便被伏兵乱刀砍为数段。
   后人有诗叹之曰:
  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
  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张让等急待制止,怎当渠穆有心欲制何进于死,故大呼不叫,掩盖十常侍之声,使甲士不得闻;因此十常侍欲来阻挡,也来不及;事已至此,只得抱怨了穆素几句太过鲁莽。人质已死,筹码全无,如今退无可退。
  张让曰:“事已至此,埋怨无用;可急草诏,以安众心。”
  乃诈为太后诏,以故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尚书得诏板,见无何进列名其上,疑之,高叫曰:“请大将军出共议。”
  渠穆持何进头,血淋淋,掷与尚书,曰;“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
  袁绍等久不见何进出,已忧有变,乃于宫门外大叫曰:“请大将军上车!”
  只见诸尚书披头散发,满脸血污,慌慌张张,跌跌撞撞自宫门跑出,袁绍已知不好,里面必有变故,刚要相问,又见尚书后面走出樊陵与许相两人,手持诏牒,对袁绍拱手曰:
  “将军请回吧,何进意欲谋反,奉太后命,已伏诛了,太后有令,只诛何进一人,余者皆不问;尔军并听我节制。”
  袁绍大怒,也不言语,走上前去,一把扯住樊陵,抽刀杀了;许负大惊,慌转身欲逃,袁绍赶上二步,又一刀杀了。厉声大叫:“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
  何进部将吴匡、张璋,素得何进亲幸,在外闻得何进被害,皆愤怒填胸,下令军士曰:“大将军忠以卫国,黄门、常侍反逆,谋杀我大将军,诸儿郎,尽力攻杀者封侯重赏。”即将兵入宫。
  张让等急叫羽林军合闭宫门,中黄门持兵守合。张让自立于楼头,大叫曰:“先帝新弃天下,山陵未成,何进有何功勋,兄弟父子并封侯!旬日之间,赀财巨万,大臣若此,为是道邪!汝等皆我大汉忠良,苟相阿党,以致附贼,何也?若弃械反正,我禀天子,当以大赏!”
  吴匡大怒,与张璋奋力猛攻,宫中无有云梯,不得登高上楼,只能冒矢攻门,楼上箭矢如雨射下,故数攻不下,吴匡无计可施,曰:“竖阉闭门以守,难以力攻,唯有以火烧之。”
    张璋曰:“青琐门,前帝所造,功费甚大,奈何烧之!”
  吴匡曰:“事急从权,今大将军已死,报仇要紧,顾不得矣。”便使人取柴木来,于青琐门外放起火来,烈焰腾腾,烟雾迷漫。
  袁术五千军,见守在宫外,见火光冲天起,大惊失色,知宫中有变,忙引兵至,与吴匡共斫攻之,烧南宫九龙门及东西宫,欲以胁迫出张让等,张让等如何肯出?
    袁术等尽力攻门,死伤无数,直至日暮方攻破宫门,突入宫庭,但见阉官,不论大小,尽皆杀之。
  袁绍、曹操斩关入内;程旷、王甫、郭胜三个被赶至翠花楼前,剁为肉泥;宫中火焰冲天。
  张让、段珪、侯览等全身披挂持矛,慌忙入白太后,言大将军兵反,烧宫,攻尚书闼,请太后、陛下急出暂避。
  太后大惊,曰:“我欲自面见大将军,责问之。”
  张让诡言曰:“太后尚不悟乎?此时,大将军焉可见太后?暂避为上。”
  乃连呼羽林军曰:“事急矣,卫乘舆者,人赐钱百千!事后论功授爵。”
  羽林军养在宫中,素服内官,于是因将太后、天子及陈留王,胁以白刃,又劫省内官属,匆匆从复道走北宫德阳殿。令中谒者坚守住南宫,闭门绝复道。
  时卢植弃官未去,见宫中事变,擐甲持戈,立于阁道窗下。
  遥见段珪拥逼何后过来,卢植大呼曰:“段珪逆贼,安敢劫太后!”段珪见是卢植,自知不敌,回身便走。
  太后亦察蹊跷,素信卢植人品,闻其呼,再不顾安危,忙从窗中跳出,摔伤到地,卢植急救得免;段珪故得逃脱去。
  袁绍、曹操、车骑将军何苗引兵屯朱雀阙下,与赵忠所率羽林军攻杀,羽林军溃败窜逃,捕得赵忠等,尽斩之,乃杀入内庭。
  何苗手提长剑,当先而入,吴匡等素怨何苗不与何进同心,屡为宦官说情,而又疑其与宦官同谋,乃大呼曰:“何苗同谋害兄,亦逆贼也;当共杀之,士吏能为大将军报仇乎!”
  何进对吏士素来有仁恩,士卒闻吴匡言,皆摩拳擦掌,流涕曰:“吾等愿出死力,斩谋兄之贼!”
  吴匡遂引兵与董卓之弟奉车都尉董旻攻杀何苗,战于朱雀阙下,何苗见势不妙,回身欲弃众而逃,早四面围定,刀戟齐下,砍为齑粉;所领禁兵尽皆投降。
  袁绍遂关闭北宫门,勒令军士分头来杀十常侍家属,不分老幼,尽皆诛绝;宫中多有面白无须者,误被杀死,至急促自脱裤衩,发露肌体,然后得免;宦者或有行善自守者,而犹不免鱼池之殃,无辜屈死,其滥如此,死者计二千余人。
    袁绍因进兵排宫,或上端门屋,以攻省内。
  曹操一面救灭宫中之火,一面请何太后权摄大事,一面遣兵追袭张让等,寻觅少帝。
    欲知少帝被张让等劫往何处,情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阿笨注;史载袁绍等与宦官攻打,连续三日,八月戊辰杀何进,庚午,战朱雀阙下,辛未,太监败,无少长皆斩之。此亦可证一狱吏足矣,不可能之事)

     

0

主题

36

帖子

18

积分

嫩笋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21-4-5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的中译中?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怪闷人,老是发表不了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收了不少钱吧;你不害怕吗?此辈亡命之徒,编造那么大的谎言,布下那么大的坑陷,你们不怕也陷落内中。
     

34

主题

1152

帖子

576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76
发表于 2021-4-8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自己写的吗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有疑问吗?严格说,只是组织了古人的语言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不我们也合作吧,你们为那些畜生当五毛,能有多少利益?我们合作,至少要强些,你们愿意吗?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语则祭 发表于 2021-4-8 09:01
是的,有疑问吗?严格说,只是组织了古人的语言

不是我夸言,这世上,就算给别人二十年时间,怕也写不出,除了我!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9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有记者好奇,愿为襄助,一朝成名,不难事也!我身上新闻焦点不少于十处,试为小言一二,比如:
何以十数年间,能做到足不出户?只浸淫于书间?
  一个才只读至初二的人,何以能编著【永嘉内外史】500卷、【新三国演义】第一部乱局.割据150回,160多万字?
  此皆皮毛小料,更有猛料,足以震动全国之人心。有心者,愿面谈。

     

34

主题

1152

帖子

576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76
发表于 2021-4-9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703804.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如何落实?如何教育?我想就从此案查起吧!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10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乐清陈立新 发表于 2021-4-9 17:15
http://bbs.703804.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如何落实?如何教育?我想就从此 ...

你难道不知道?中国式法律-----纯粹是逗人玩
中国式法律--一为敛财,一为揽权,一为整人。
宁信母猪上树,不信中国法律;中国法律之无耻,谁不尽知?封建王法,真的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真真切切,君王杀亲诛弟,冒着被骂成冷酷无情,也要维护法律,却被说成虚伪;今日之法,虚伪透顶,却自吹自擂,公正无私。去他妈的!信,你就上当了!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10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三国演义,被限制了,不能发表,别处网址也不准复制过来,请大家到国学论坛,看下回分解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10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甲道:“我说的是真话。”
  检察长道:“他自己已证明了,他犯了颠覆国家罪。”
  甲道:“我几时证明自己颠覆国家罪了?”
  检察长道:“你刚才不是亲口说了,我说的是真话。”
  甲道:“这话有毛病吗?”
  检察长道:“这话毛病有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犯了颠覆国家罪。”
  甲道:“说真话,就是颠覆国家罪,这是什么逻辑。”
  检察长道:“什么逻辑,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知道,说真话,就是颠覆国家罪,罪不可赦。”
  甲道:“我不服。”
  检察长道:“你服不服,我不管,我也管不了,现在,有请院长宣判。”
  法院长道:“同意检察长的指控,甲犯了颠覆国家罪。”
  甲道:“说了句真话,怎么就变成颠覆国家罪了呢?”
  法院长道:“你莫小看真话,你读过‘皇帝的新装’吗?小孩子一句真话,就使整个朝廷陷入混乱之中,这是不是颠覆国家罪?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的真话,难道不比小孩子引发的后果更严重吗?”
  甲道:“我一句真话,引发了什么严重后果?”
  法院长道:“你同不同意,小孩子一句真话,引发起整个朝廷混乱?”
  甲道:“可这,与我什么关系?”
  法院长曰:“你不正面回答,可见你同意我的观点。我再问你一句,使整个朝廷混乱的人,是不是属于颠覆国家罪?”
  甲道:“可我没有。”
  法院长道:“可检察长指控你了,可见有这个可能,防患于未然,向来是法院的职责。”
  甲道:“这叫什么狗屁法律?”
  法院长曰:“你又犯了侮辱法庭罪、咆哮法庭罪,三罪俱加,判你终身监禁。你要知道,法律是神圣的,是公正的,是不可侵犯的。”
  甲当场吐血。据说抢救不活。
  检察长、法院长据说功勋卓著,青云中有手在相召

     

34

主题

1152

帖子

576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76
发表于 2021-4-10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703804.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如何落实?如何教育?我想就从此案查起吧!
     

48

主题

886

帖子

537

积分

老蟹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537
 楼主| 发表于 2021-4-11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冠病毒赞
人类的尊卑,人类的等级由来已久
而今却更加的变本加励,以致到了
毫无人性,权贵在世上称王称霸
把底层人的生命视如草芥,欺凌压榨


而你的横空出世,使今日炎凉的世道
闪现出久违了的平等,无论贵与贱
无论尊与卑,无论穷与富,无论高官与小民
都一视同仁,绝不徇私舞弊,毫无偏袒。


你的肆虐,有如秦王朝的法律
虽是恶法暴戾,却无一例外,
上至王亲,中至贵官,下至平民
只要犯了法,绝不姑息,就如你肆虐的自然法


你的肆虐,你的无情,你的铁面无私
在无声的告诫人们,警怵人们:
待到性命转睜间到了鸣呼哀哉日
谁有心情,还去衡量富贵、尊卑与贫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0577)88891703 举报QQ 139703804|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小黑屋|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1

GMT+8, 2021-4-19 22:58 , Processed in 0.073876 second(s), 4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