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59|回复: 0

失散的时光|一个老城温州的温情片段(五)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17-3-10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盖山动物园
ae490e5aabb44ce8af85deddd312cf22.jpeg
                                                     (网络配图)
去青青牧场上喂食可爱的小动物,或者在野生动物园,透过结实的车窗,有惊无险地与狼为伍,这是现在孩子们的向往。而我们那时候的乐土,不外乎人民广场、中山公园,或者华盖山的动物园。小小的动物园,生锈的铁栏杆,少得可怜的几只动物,还有那远远就能闻到的标志性气味,陪伴着我们度过了无数个寂寞的日子和童年老旧的时光。重新鲜活起来的褪色记忆中,仿佛那时候的快乐已与动物无关,有的只是那份蓝天白云下简单的满足。

小小的动物园座落在华盖山脚下,朝着环城东路的大门,仿佛一直敞开着,面对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散发出兽类的气息。因为离中山公园很近,所以逛动物园往往成了去公园顺带的福利。不过,由于动物园的门票比中山公园贵了很多,这样的福利也往往是周末才有的惊喜。

记忆中,去动物园,一直是定格在这样一个周日的午后。天空晴朗,有暖暖的日光照在墙上。午睡醒来,父亲从庭院阴暗的弄堂里推出那辆擦得簇新的黑色永久牌自行车,车锁微微的搭落。我知道,又可以去动物园了。因为如果去中山公园,离得很近,是不用骑车的。

我按捺住兴奋,安静地坐在钢铁后座上,小心翼翼地蜷着腿,生怕白色的力士鞋被卷进宽大的车轮。自行车和父亲高大的后背,一下子没入了午后的阳光里和梧桐斑驳的树荫里。路上行人不多,我们一下子骑上马路的中间,直到看到偶尔驶过的1路公交车,才又拐到了旁边。年轻的女售票员用手中的小旗杆拍打着车身,从我们身边驶过,扬起一阵烟尘。自行车在十字路口白色的圆形交警岗亭旁,拐了个弯,来到了环城东路。远远地,抬头,我看见青翠的华盖山顶上那座高大的电视发射塔,孤单地矗立在午后的阳光里。紧接着,动物园的气息就飘到了鼻尖。用繁体字书写的红色“动物园”这三个字,高高地竖立在水泥板的大门顶上。我听见了嘈杂的人声,和隐约传来的狮子或者老虎的嘶吼。我看见大门旁成排停开的自行车,小贩们手里抓着一把彩色的气球,卖力地在兜售。还有卖零食或者冰棍的,用小木棍拍打着箱子,发出诱惑的声响。一辆黄色的菲亚特出租车,在旁边稍稍停了一下,就按着喇叭开走了。

我迫不及待地跳下自行车,拉着父亲的手,冲向售票窗口。跟着成群结队的大人小孩走进动物园大门的,除了一个童稚的我,还有一颗欢快的心。那些路线,那些动物,那些场景,像一幕幕重播的电影,早已烂熟于心,却依然有着重温的激情。几个大铁笼子罩着的飞鸟走禽区,围满了人,大人把小孩抱起坐到肩上。颜色鲜艳的鹦鹉,还是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开口说话。骆驼区的铁栅栏真的加高了,传说有小孩攀越栅栏,结果被骆驼咬死了。在恐怖的传说中,我远远地看见两头毛色暗淡的骆驼,在沙地上无精打采地踱着步,嘴巴不断地嚼动着,驼峰上的毛耷拉下来。动物园里总是会有很多惊悚的传说,漫过低矮的围墙和熙攘的街巷,飘到在我们的中间,然后又引诱着我们去探究竟。动物园里面积最大的熊山,总是透着一股失望的气息。高高的栏杆四周围满了一圈人,俯首翘望,而棕熊却依然难觅影踪。人们耐心等待,或者悻悻离开。有调皮的小孩,朝底下扔了一个橘子皮。橘子皮优美的橙色弧线后,响起了嘹亮的管理员口哨声。从熊山失望地离开,太阳也慢慢低矮了柔和的光线,照得园里几棵小树婀娜了身姿,照得大人肩膀上的孩子镀上了金光,照得手中紧握的棉花糖变成了金色,光明牌冰砖湿透了蓝色的包装盒。怀着最后的希望,我们来到了狮虎笼前。终于看见远远的角落里,脱了毛的狮子耷拉着大脑袋,慵懒地躺在水泥地上,偶尔睁开一下惺忪的睡眼。唯有笼子中间放着的一堆啃了一半的骨头,在阴暗的角落里还昭示着猛兽的威严,震撼着孩童幼小的心灵。熟悉的一圈下来,下午也就很快流逝了。当阳光隐匿于华盖山麓的时候,父亲掏出从家里带来的动物饼干,我欣喜地接过来,按照喜欢的程度,在掩鼻的动物气息中,慢慢地,从飞鸟一直吃到狮子。

后来,从小学同学的口中,得知过动物园更惊险的经历。在无事可做又格外珍惜的提前放学的下午,他们会三五成群游荡在华盖山脚下,考察地形,为了逃票或者刺激的体验,悄悄爬山动物园低矮的围墙,从熊山的旁边翻进园里。有一回,当最后一名男生刚好费力地斜跨在墙头的时候,看到底下的红袖章管理员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一阵悚然的惊恐,进退维谷,于是成了瓮中之鳖。这样的经历,往往成就了以后话题里的资本和传奇。直到有一天,发现背靠山那面的低矮围墙上,突然多了许多细碎的玻璃和尖尖的铁刺。

夜晚的动物园,总是有点阴森和凄凉。环城东路空荡的街道,孤单的路灯照不亮黑黝黝的华盖山,从围墙和铁栅栏里偶尔传出的几声野兽的嚎叫,会在寂寥无人的街道上久久回荡。这些景象,直到改革开放的某一天,突然变了模样。夜幕一降临,环城东路动物园旁就会人声嘈杂,灯火辉煌。早来的人们,用自行车驮来大包小包,占好地方,纷纷用塑料布和竹竿,支起一个个属于自己的临时摊位,然后摆起或挂上一件件平平整整的衣裤。橘黄色的白炽灯拖着拧成一股的长长的电线,在小小的摊位里亮起,在黑夜里发出温暖的光,照着色彩鲜艳的衣服,照着摊位前攒动的人头。这时的环城东路俨然成了热闹的夜市。记忆中,我们家也曾加入过这股洪流。一吃过晚饭,父亲早早地推上自行车,驮上打包的包裹,我和母亲跟在车旁边,一起汇入朝向环城东路的人流。只觉得那些个夜晚,既忙乱又好玩。有帮父母搭建摊位的快乐,有在不同的摊位间流连奔走的乐趣。动物园的大门被灯火照得通明,不那么阴森。兽类独有的气息,不时地从塑料布的缝隙里飘进来,融入到人们讨价还价的鼻息里。当夜气浓重,父亲拧下电灯泡,收拾起最后一块塑料布,推上自行车的时候,暗夜又重新降临在动物园的周围。我跟在自行车的后面,回过头来,仿佛听见狮子或者老虎,在黑暗深处,发出一声低沉有力的嘶吼。不禁一颤,赶紧追上去,拉紧永久牌自行车那冰凉的钢铁后座。

   时光弹指间,那些陪伴过我们的动物老去死去,那些动物园的痕迹重建抹去,那些少年的记忆尘封褪去。我却偶尔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梦境里,遇见那些失散的时光,遇见那些已与动物无关的快乐,那个有阳光的下午,那些慵懒的小兽,那声暗夜收摊后低沉的狮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4-26 02:23 , Processed in 0.12913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