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849|回复: 0

失散的时光 | 一个老城温州的温情片段(四)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17-2-23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 山 公 园

_MG_6344_副本.jpg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个中山公园。每一个中山公园,都承载过不一样的童年。

“中山公园,是孙中山先生管理的公园”。这是我尚在读幼儿园的儿子对它的调侃。而我小时候的记忆中,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公园里有一座小山(积谷山)的缘故。

如今看来这小小的几步便可走完的4.8公顷,那时候却藏着我们全部的快乐。

夏日的酷暑尚未全部消散,夕阳还倾斜在西边的天上,院子外的梧桐树上,知了在疯狂地鸣唱。吃过饭的人们,刚刚搬出乘凉的凳子,或者挑下挂在树梢上晾晒了一天的衣裤,小伙伴们便挨家挨户呼朋引伴地召集起来,向着中山公园出发了。

去中山公园的快乐,是从迈出家门的那一刻便开始的。我们家住在公园路的中段,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粗壮的树干上栖息着狂噪的知了和乌黑的天牛。夕阳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刚铺就的柏油路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散发出柏油的余味。我们三五成群浩浩荡荡,一路向东。经过有三间店面的烟糖酒副食品店,店内亮起了白色的日光灯,胖胖的售货员慵懒地靠在玻璃柜台上,等待着下班。夕阳暗红色的光,斜照在柜台上一溜儿排开的玻璃罐中,衬着甘草橄榄和巧酸梅上细细的盐粒糖粒越发晶莹。我们往往会情不自禁地逗留一会儿,暗自摸摸口袋上只够买公园门票的钱,悻悻离开。接着经过拐角巷子口的米面馄饨店。小小的店里热气腾腾,挤满了过来下馆子的人们。在前台交钱,换一张小小的薄得可怜的菜票,然后等着慢慢轮到。外卖的人们排到了街上,手里拿着各种职代会纪念的搪瓷茶缸。木制的半圆形的镬盖一开,翻滚的米面馄饨,蒸腾的热气,弥漫了整个小店。我们继续向东。经过国营南洋照相馆。照相馆的大门内,永远灯光昏暗充满神秘。这是每个新年父母都会郑重地换上新装,带我们来拍全家福的地方。大门两旁的橱窗倒是灯火辉煌。放大的全家福和两腮红润的美人照,在灯光的照射下,对着来往的路人,发出亲切而又迷人的笑容。

而后,我们来到了中山公园斑驳的城门状的大门口。右边墙上竖直排列的四个烫金大字“中山公园”,在余晖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公园门口围聚的小贩们,卖棉花糖的,捏糖人的,卖冰棍的,正忙着收拾摊位纷纷离去。我踮起脚,看到售票窗口,那个圆形的黑洞里面,戴着眼镜的售票员若有所思注视着窗外。检票的老头坐在入口,拼命地摇着大扇子。铁栅栏拉开了一半。看来今天的逃票是无望的了。于是,乖乖地掏出了揉了皱巴巴的零钱换了门票。有阔绰一点的小伙伴,掏出了五毛钱买来的绿色月卡,潇洒地打了一个勾,进去了。

没有了大人的跟随和看管,小小的公园成了我们欢乐的海洋。当夕阳完全隐去西边的时候,天色尚亮。公园里乘凉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奔跑穿梭在公园里的每一个熟悉的角落。在喷水池边看喷泉,看细细洒洒的喷泉从跃起的石鱼口中喷涌而出。然后伏下身子,把胳膊伸过石护栏的间隙,去舀成群聚集在池壁上的小蝌蚪。或者爬上湖中的假山捉迷藏,穿梭在阴凉潮湿的山洞里,既可避暑又有乐趣,当你还在洋洋自得地摸到另一个洞口的时候,他早已经在洞口守株待兔了。还有用塑料袋做成网兜状,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在湖边行走,捉垂柳上油黑的大知了,捉水草上机警的红蜻蜓,捉躲藏于杂草和树枝间的蚱蜢螳螂。也有一不小心被挂下的毛毛虫蛰伤手脚的,往往红肿奇痒,只好用自己的唾沫涂一下,继续作战。或者什么都不做,就在草地上来回疯跑,肆意挥霍着年少的激情。跑累了就在草地上仰面躺下,呆呆地看渐渐暗下来的辽阔天幕上,挂起点点的繁星。晚风吹动身旁的小草,像在耳边轻声低语。

中山公园里面的儿童乐园,通常在晚上是不开放的。隔着紧锁的铁门,我们看见空荡荡的游乐园,里边停开的小飞机,寂静的旋转木马,无人的滑滑梯,随风微微晃荡的秋千。于是,想起某个逃课的日子,和她或者和他,坐在小小的秋千上,吃着雪糕冰棒,风吹来花开的气息,那个晃荡紧张而又心动的下午。

如果是白天,在公园对面的华盖山脚下还能碰到卖金鱼田鱼乌龟热带鱼的小摊。玻璃做的长方形鱼缸一字排开,纱布做的小网兜斜搁在鱼缸上,不时地滴着水。阳光隔着玻璃,照进水草荡漾的鱼缸里,波光粼粼。卖鱼的人悠闲地坐在小马扎上,吸着烟或者整理着缠结的水草。树荫下,五颜六色的“水泡眼”和“红绿灯”在不停游动,吸引着过路的小孩。往往蹲在鱼缸前,我能看上很久,看到日头渐渐升高,直到该回家吃中饭的时候。也买过几回小鱼,终因饲养不得法,每每换水后都遗憾地集体殉葬。

当暮色四合的时候,公园里唯一的几盏路灯亮了起来,发出幽黄的光,灯下立刻围聚起起舞的飞蛾。夜来的风中起了凉意,我们早已是满身淋漓的汗。而收获,是一小瓶的蝌蚪,或者一袋子的知了蚱蜢。九曲桥边的凉椅上,还坐着几个聊天的人。热闹的湖心亭里远远地只剩下几个晃动的身影。我们又三五成群,意犹未尽地走出公园的大门。身后的看门老头打着呵欠,拉拢了另一半的铁栅栏。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一脸疲惫的兴奋,经过熄灯的照相馆,经过依然热气腾腾的馄饨店,经过拉上了木板门的副食品店,门缝里还透着丝丝的亮光。街上人车稀寥,乘凉的人起身搬回凳子,往屋里走去。对街用条纹窗帘布隔着的房间里,传出香港电视连续剧那激亢的片头曲。“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夜色中,我们依依不舍,各自潜回自己的家中,并约定着明晚继续公园之旅。

   那个夜里,在吱呀的小木板床上,在蚊香明灭的火光间,我一定做过中山公园的梦。这个童年的梦,一直伴着我,寻回那些失散的伙伴,还有那些未被遗忘的时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7-20 14:42 , Processed in 0.157535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