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515|回复: 1

失散的时光 | 一个老城温州的温情片段(三)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16-10-1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马街

1612172_623208_副本.jpg

[size=10.5000pt]
    仲夏的傍晚,退去了燥热,西下的日头,渐渐拉长五马街两旁梧桐的身影。暴晒了一天的树叶,无精打采地等待着夜露的降临。推着二八永久自行车的“扁头”,后座上放着一个老旧的四方木箱,箱子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外面用白色颜料醒目地写着两个字:“冰棒”。“扁头”如约而至把自行车停在了五马街口大众电影院的门口,抽出他那根小木棍,拍打在木箱上,使劲吆喝起来。吆喝声混进了旁边卖香烟、卖腌橄榄、卖胶冻的声响。电影院门口的大铁门半开着,透出里面过道上日光灯照射下隐约的海报剧照。小小的售票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队,都是刚刚下班想提前买上一个好位置的人。我在人群中拉着父亲的衣袖,使劲踮起脚抬起头,看不清售票窗口上那块黑板,用粉笔写的影讯。“扁头”开始穿梭买票的队伍间,兜售着他那一箱菠萝和奶油冰棒。不小心和倒票的黄牛碰了一下,拌了几句嘴,又各行其是。记不清白底黑字写有存根的电影票如何在饥肠辘辘的时候终于到了手,也记不清那晚晃动的银幕上有怎样的故事,只记得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夜风微凉。四百来米长的五马街,安静寂寥。第一百货、金三益的霓虹招牌已经熄了灯。街面上橘黄的路灯光,照着梧桐的树叶,在关了门的店铺上投下斑驳摇曳的树影。偶尔从远处传来清脆的敲梆子声音,由远而近,断断续续。擦身而过的馄饨担子,飘来诱人的热气。路灯拉长的担子身影,重又消失在幽深逼仄的小弄堂。夜风渐起,父亲拽起我的手,快步拐进了红卫医院对面,外婆家的那条小巷。昏黄的街灯下,乘凉的人们正在收拾起竹床藤椅。



    白天的五马街是热闹的。十二米宽的步行街,人来人往。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推着自行车赶班的人们,拎着篮子买菜的阿婆。沿街的小店铺陆续卸下门板开门。1路公共汽车混杂在步行的人群里,按着喇叭,和着售票员拍打车身的声响,缓慢前行。戴着红袖章的老头,佝偻着身子,目光冷峻,从街的一头巡到街的另一头,看到有偷偷骑自行车的人,就吹响口哨,奋力追捕。结果却往往顾此失彼,空余哨音回响。外公带着我从弄堂里出来,朝着街的东头走去。经过刚刚打开铁拉门的金三益绸布庄,朝里面瞧了瞧,店员们正在柜台上忙着布置新到的绸布缎。外公嘴里念了句我似懂非懂的老话:“头顶东桂芳(帽),脚踏余顺康(鞋),身着金三益绸布庄。”



    走了半条街道,来到五马街东口的温州酒家,只为了一个刚刚出炉的白白胖胖的肉包子。温州酒家的大肉包名气很大。一大早买包子的人就排起了队伍,等着一屉屉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包子。从狭小的窗口递进去钱,棕色油纸包着的肉包子便塞到了手上。因数量有限,买的人便有了争先恐后之势。而我,却觑探起酒家对面的百年老字号“五味和”副食品店来。刚刚开门的五味和,有一种懒洋洋的气息。晨光照进玻璃柜台上,分离出七色的光彩。纵使五味和里的东西昂贵,纵使售货员的面容淡漠,也阻挡不了我对里面想象的渴望。一大块的马牌巧克力,包装精美的江南蜜饯,盛在四方形玻璃罐中的巧酸梅,还有五味香糕和双炊糕,每一样都让人馋涎欲滴。只是外公并没有在门口逗留,拉着我,和手中热腾腾的包子,结束了想象,远离了渴望。



    遇到生病的日子,五马街就变得阴郁起来。外婆家弄堂对面的红卫医院门口,永远飘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消毒水的味道。医院狭小,如同诊所。曲尺形的医药柜台后面,分隔成几个小房间。三四个笑容和蔼的医生,穿着白大褂,就这样端坐在苍白的日光灯下。一会儿询问一下病情,一会儿低头在处方纸上潦草地写着,一会儿又抬起头看看门口五马街熙来攘往的街景,若有所思。穿过狭小的走廊,医院最里面的注射室,窄小昏暗。墙角有青苔爬过的痕迹。两张高高的木凳子,没有隔帘,无惧隐私,坐上就打。墙上的大时钟,歪斜地挂着,仿佛让人们在疼痛中记起时间的漫长。房间里于是经常弥漫着孩童的哭声和大人的哄声。从五马街穿过医院到注射室,这是童年恐惧的时光。幸好屋外还有一个四方形的小天井。我在高高的木凳子上忍受恐惧和疼痛的时候,会抬起头看着小天井,看着对面居民楼上晾晒的衣物,看着鸟雀迅疾地飞过四角的天空,看着偶尔飘落进来的梧桐树叶。



    不用打针的时候,是一种莫大的释然。医生开了药方,让去街西口的“老香山”抓药。老香山高大的西式门台,有雨水侵蚀的斑驳。上面镌刻着的“1868”和“老香山”几个大字,显示着岁月的份量。走进店里,灯火辉煌,有浓浓的中药气息。回字型的玻璃药柜上方,遍布着一条条铁丝网。开药的、抓药的、算账的,伙计们的吆喝声随着算盘珠子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个个夹着账单和药方的铁夹子,在头上的细铁丝间飞来滑去,不时地发出吱吱的声响。我站在柜台前,闻着熟悉的中药味道,看着头顶上飞舞的铁夹,突然有一种从红卫医院的注射室逃出的劫后余生的庆幸。心里还想着,门口捏糖人的小贩,架子上那个顶好看的孙悟空会不会被别人买走。



    岁月走到了今天。如今的五马街还在,如今林立的商铺还在,而改造成焕然一新的街道,也改掉了温暖记忆中那些美好的时光。

     

31

主题

213

帖子

320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320
QQ
发表于 2017-2-4 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外婆家的弄堂口 ,应该能闻到浓浓的中药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不良信息举报|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1-24 05:39 , Processed in 0.107805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