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680|回复: 0

失散的时光 | 一个老城温州的温情片段(二)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16-9-3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 年


_mg_0291_副本.jpg

天气一天凉比一天。西伯利亚来的北风,带着湿冷的寒意。
五马街两旁的梧桐,落尽了叶子,露出苍劲的枝丫。
往来的行人换上了棉布冬装。弄堂里的老人搬出小藤椅,坐在墙根晒着太阳。玩“跳房子”的孩童,穿着臃肿的衣裳,弯下的身子,够不到脚下的石子。
走在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经过熟悉的街巷。抬头突然发现,酱油肉和鳗鱼鲞的身影,挂上了梧桐的枝丫。阳光下,渗着一颗颗晶莹的油滴。
一只虎皮的猫,悄悄爬上屋瓦,盯着枝丫,又惧怕树下的人们。一动不动。
远处隐约传来“突突”的柴油磨粉机声音。知道那是鼓楼街的糖糕班又来了。
想象着绵长而焦急的等待队伍,和刚出炉的糖糕蒸腾的烟气,上学的心情顿时变得明朗起来。
“十二月,糖糕印状元”。很快就要过年了。
外婆推出那辆很少骑的二八大自行车,拿上粉红色的供应券,叫上放了寒假的我们,向着西山出发了。
我们知道,这是一年一次的去单位领年货。也是我们为数不多的远征。
天空布满铅色的云。寒风灌进裹着围巾的脖子,冰冷着身上的湿汗。而我们,一路兴致高昂。
当自行车的后座,捆上大大的编织袋,堆满沉重的面粉大米,我们也一路收获了自己的年货:糖果饼干,烟花鞭炮,或者几个大红的糖金杏。
年末的气氛,在寒意和甜蜜中,愈来愈浓。
最热闹的,除了人民广场的展销会,还属五马街、仓后巷、木杓巷和铁井栏卖新衣的店铺。
母亲揣着刚发的年终奖,拉着我,穿行于狭小的街道,拥挤的人潮,流连于琳琅满目的衣裳。
自行车叮当的车铃声。柜台前的讨价还价声。伸手掏钱和试穿衣服的窸窸窣窣声。
而我,却闻到灯盏糕诱人的香气,看到商铺间隙的台阶上,一个炉火正旺的扁担摊和一个个刚舀上来焦黄滴油的灯盏糕。
盼望着,盼望着,当黄历撕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成排成排的棕褐色的糖糕和松糕摆上了桌面。
长方形的糖糕,混杂着黑黑的芝麻,上面印着各种图案花纹。八角形的松糕上,洒满花生葡萄干红瓜条红枣干。糖糕捏成的金元宝,静静地立在桌子中央。
我们时不时趴上桌沿,等着那一刻,趁人不备,小手使劲扣下松糕上的点缀,迅速撤离。留下一个个完好无损,却千疮百孔的松糕,迎接着新年的到来。
除夕的第一缕阳光照下来。照进热气腾腾忙乱的厨房,照在宰鸭洗鱼红通通的手上,照在庭院里人们喜气洋洋的脸上。
从一早开始忙碌的晚餐,是一年中全家人最大的盛宴。
整捆整捆的柴火,堆在灶旁。烧炉灶的人,满脸通红。从窗户飘出的蒸气和从烟囱飘出的炊烟,缠绵围绕。
调皮的孩童,一个不防备,把小鞭炮丢进炉灶,砰的一声,换来一声惊呼和笑骂。
大桌台摆上了。红色的高脚碗摆上了。切成薄片的红萝卜也摆上了,贴在晶莹剔透的胶冻上,贴在深红色的酱油肉上,贴在洗得净白的花蛤上,刺激着作祟的馋虫。
外公搬来长条凳,爬上去,给生锈的灯座换上了一百瓦的大灯泡。
时间在忙碌中飞逝。太阳西落的时候,快乐却正当时。
弄堂里亮起了路灯。先是隔壁家的孩童,兴奋地跑过来说他们家开吃了。尔后陈家的阿婆来还借去的酱油,还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芹菜炒年糕。
全家人分大人桌和小人桌,围坐在堂屋,分享着一整天齐心准备的美食,和一年来的喜怒哀乐。
升腾的热气,渐渐迷蒙了玻璃窗。窗外,愈夜愈浓的寒意。庭院里,弄堂里,寂寥无人。偶尔一两个被路灯拉长的匆匆归家的身影。
清蒸大黄鱼刚刚端上,窗外传来烟花绽放的声音,蠢蠢欲动的我们,早已坐不住,纷纷溜下桌子。从大门后,从床底下,从条凳下,抽出珍藏的烟花爆竹。
点燃外婆用来祭拜的一根根香,带着“百子炮”,带着“大地开花”,带着长长的十发“龙吐珠”,冲向庭院和弄堂,冲进除夕夜迷蒙而喧闹的夜色。
夜深了。街上渐热闹。等待新年零点的“关门炮”,将喜庆推向高潮。
先是零星的鞭炮噼啪作响,继而响成一片,震耳欲聋。烟花升空绽放,映红的脸上,绽放出新年的希望。
那只猫,惊慌中,早已逃匿无踪。
留下守岁的烛火,在门边在墙角,在辞旧迎新的寒夜里,摇曳出希冀的光亮。

端 午

[size=10.5000pt] 20140529103546794679.jpg

记忆中的端午,总是湿漉漉的。
天空飘起绵绵的细雨。初夏的雨,反而像春雨一样缠绵。
外婆早早地就把菖蒲叶做成剑的样子,用红纸粘帖在斑驳的木门上。
这是能避邪的,她对我们说。
我们可不管它能不能避邪,只要看到门上的“剑”,就欣喜地联想到美味的粽子和喷香的鸡蛋。
长长的凉凳摆出来了。
厨房里顿时拥挤起来,充满了说笑声。
外婆作督导,母亲和小姨围着凉凳坐好。中间是一个硕大的木盆,里面舒展着一张张翠绿的粽叶。旁边放着雪白的糯米和肉馅。
包粽子是手艺活。大人们围坐在一起,边劳动边拉家常。
我们则围着大木盆,惊奇地看着粽叶糯米和肉馅如何在大人灵巧的双手中,变戏法似的成了一个个鲜美的粽子。
粽子分肉粽,豆沙粽,三角粽,长脚粽等等。而我最喜欢长脚粽。长脚粽个子最大,里面的肉馅也最多。但是包起来也最费力。
一个下午的时光,在上下翻动的双手中,很快溜走了。
日光西斜的时候,粽子包好了。一个个串起来,挂在窗棱上。诱人的清香随着穿堂的风,飘进每个人的心里。
大锅支起来了。炉灶烧起来了。滚滚的水往外汹涌地冒着热气。
粽子一个串着一个,跳水一样,义无反顾地投进了大锅。香气立刻四溢出来,充满了夕阳下昏黄的厨房。
母亲说,粽子要煮很长时间,才能熟。明天才是端午。
我们就在锅里粽子起舞的幻想中,期待着明天,期待着端午。
清晨,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窗外有绵绵的细雨。
鼻子早就被厨房里飘溢出来的粽香唤醒,兴奋异常。
母亲把煮熟的鸡蛋放在用五彩棉线编制的袋子里面。然后挂在我们胸前。
围着厨房追逐着,打闹着,欢叫着。胸前的蛋袋跟着我们的脚步有节奏的起伏跳跃。
累了。坐下来分享起热腾腾的鲜美粽子。
撞鸡蛋,是端午节必不可少的游戏。
我们从热气腾腾的锅里,挑选着自以为是的鸡蛋大王。然后拿着“大王”挨个的碰撞比试,看谁的鸡蛋身经百战,金身不破。也有作弊的。正当你为自己的鸡蛋大王自鸣得意的时候,有人拿了个石头蛋冒充鸡蛋来撞。你若没有火眼金睛,一下就被撞了个粉碎,心情一落千丈。好不容易赢得的大王,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这时候的我们是最开心的。因为可以只负责撞蛋,而不用管战败的鸡蛋如何收场。于是,很快,破损的鸡蛋堆起了一大盘。
中午,绵绵的雨停了。有淡淡的阳光从窗外投进来。
午饭过后,外婆端出一碗雄黄酒出来。鲜艳的橙色,在瓷碗里旋转晃荡。12点一过,她便拉着我们,把雄黄准确利落地涂在额前和手上,说这是可以驱邪避虫。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指着对方的样子笑。
然后是吃橘子。一人一个。甜甜的橘子,化作脸上绽放的笑容。
午睡醒来,天空彻底放晴了。
父亲骑着自行车,带我去南塘河看划龙舟。不知道骑了多久,依稀地看见一条河和远处黑压压的人群。近了才听见喧天的锣鼓,鼎沸的人声。挤在人堆里,眼前只有晃动的灰布裤腿。父亲索性把我抱起来,坐在肩上。这时,眼前豁然开朗了。翻滚的河面上,红的,白的,黄的龙舟,在锣鼓声和呐喊声中,你追我赶,奋勇前行。船桨激起无数浪花,像一条条白色的游龙,在人们的助威声中,翻滚穿行。
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渐渐暗下来了。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看着次第亮起来的街灯,仿佛还沉浸在端午的欢乐之中。
斑驳木门上的菖蒲叶做的剑,一天天慢慢枯萎变黄的时候,端午的记忆也渐行渐远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10-20 08:44 , Processed in 0.217157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