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755|回复: 0

失散的时光 | 一个老城温州的温情片段(一)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
QQ
发表于 2016-9-26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马街,鼓楼街,人民广场,小弄堂;棉花糖,麦芽糖,灯盏糕,冰橄榄。在这个下午,掂起脚来,仰望一场失散的时光。你还在吗?那些遗失的地方。你还好吗?那些曾经的同伴。蛮荒的成长光阴里,因为你们,老城变得温情,时光变得温暖,岁月变得温馨。

小弄堂

_mg_0358b_副本.jpg
时光倒流三十年。五马街的中段,与红旗医院隔街相望,一条平凡的小弄堂。不足百米长,两三米宽,水泥浇筑的路面,坑坑洼洼。自行车轮的印迹,解放鞋底的痕迹,重物撞击的坑迹,嵌在水泥路面,经年累月,刻成一本无声的故事书。
而那时,小小的弄堂,却是我们童年的乐园。
弄堂的一边,是低矮的平房。房顶上有破碎的瓦片,和修补的油毡。枯草的断茎,从瓦楞上冒出,在风中瑟瑟地抖着。墙上有雨水干涸的痕迹,蜿蜒曲折,直到地面,触到墙角暗绿色的青苔。弄堂的另一边,是制药厂高高的围墙。每天下午,浓浓的药味,就会悄悄从围墙里爬出来,弥漫在弄堂午后寂静的空气里。闻着这股药味,弄堂渐渐迎来,下班自行车的铃声,放学背包的晃荡声,晚归菜篮子里鸡鸭的打鸣声。谁家的烟囱,早早地飘起了炊烟,柴火的气息,渐渐替换依稀的药味。
弄堂的一头,隐蔽在五马街鳞次栉比的商铺间。车水马龙的喧嚷,1路公交车的喇叭声,到站时女售票员拍打车厢的报站声。夏季的风,穿堂过巷,隔开浮世的繁华,来到弄堂底,外婆家寂静的小庭院。斑驳的木门上,一把生锈的挂锁,两只叽喳的麻雀。
清晨的弄堂,在倒马桶的吆喝声中醒来。一家一户抬着马桶,摇摇晃晃,跨过高高的木门槛。睡眼惺忪的少年,一个踉跄,肩上的扁担忽地一沉,被后面抬着的父亲骂了个激灵。日头穿过薄雾,开始升高。歪斜的水泥路灯杆上,大喇叭传出东方红的乐声。苏醒的弄堂里,有了嘈杂的气氛。父母呼唤孩童起床的声音。漱口时闲话家长里短的声音。炉灶里烧柴火的噼啪声音。画眉鸟在笼子里欢快歌唱的声音。墙头屋瓦上一只贪睡的猫被惊醒,拉长前肢,伸了个懒腰,默默地走开。初升的阳光,照在它金色的毛上。身后袅袅升起淡蓝色的炊烟。
遇上下雨的日子,弄堂里便有了积水。连绵不断的雨水,顺着屋檐挂下来,汇聚到弄堂里。坑坑洼洼的路面,被雨水抹平了,倒影天空明晃晃的颜色,或者乌云密布的阴沉。雨中的弄堂是寂寥的。但很快,有了孩童的喧嚷。从各家汇出来的孩子,撑一把破旧的雨伞,一路踩着水坑狂奔。肆意溅起的水花,和他们欢快的笑声。或者干脆脱了鞋,光着小脚丫,涉水而行。踢开的水花中,翻起路边断茎的野草。往往乐到极处,从弄堂里头会传来各家大人呼儿唤女的声音,和偶尔夹杂的责骂声。于是欢场解散,各自怏怏归家,雨巷又重归寂寥。只好,窝在家中,听雨声潺潺,看雨雾迷蒙的小巷,猜测墙角的那只大蜈蚣会不会凫水到对岸。弄堂里响起卖麦芽糖的叮当声,或者收废品的吆喝声。在寂寥的雨巷,将音律拖得绵延悠长。
夏夜的弄堂,燥热退去后,就有了晚风的清凉。两盏高高挂在水泥柱上的白炽路灯,依次点亮,从锈迹斑斑的铁皮白灯罩中间,发出幽幽的橘黄色光和嘶嘶的声响。有小飞蛾在上面欢快地扑火。吃罢晚饭的人们,开始纷纷聚集到弄堂里来。外公和父亲抬出光滑的小竹床,搬出小藤椅,摇起小蒲扇。被凉水擦过的竹床,有沁心的冰凉。孩子们都喜欢在小竹床上占地为王。或坐或躺。落单的只好坐在小藤椅上,时时提防一得意的摇晃就有可能被藤条咬住屁股。弄堂里有了晚风的气味,有了香烟的气味,有了蚊香的气味,有了阵阵飘来的夜来香的气味,有了人间烟火的气味。大人们开始家长里短,从陈家的新女婿,到王家的哑巴女儿,从望江路新造的十三层高楼,到五马街百年老店五味和的油价。孩童们则围坐在一起,静听着大孩子的主场,从笑话讲到鬼故事。《绿色尸体》、《一只绣花鞋》,在夏夜弄堂的空中弥漫飞舞,让原本闷热的身体,突然有了深深的凉意。蟋蟀在墙角的红砖缝里,不知疲倦地鸣叫。旁边竹床上的薛家老伯,光着膀子,打起了呼噜。夜凉如水的时候,人们打着瞌睡,摇着蒲扇,纷纷回家。留下一两个熟睡的身影,在幽微的路灯光下,沉溺梦乡。那只猫,无声地从墙的一头踱到另一头。留下远方,星光明亮。
岁月停不下的脚步,匆匆而过,随着那些小弄堂一起消逝的,还有那些美好的时光,那些我们回不去的童年。
人民广场

11_副本.jpg
从外婆家的老屋出来,穿着白衬衫白球鞋的我,在初秋的晨光中,一路蹦跳。经过盘曲隐晦的弄堂,经过四顾桥百年药店的老香山,经过十字路口红白相间的圆筒形交警岗亭,经过府前街宽阔平整的柏油路。路边人行道上刚刚上漆的铁护栏,散发着油漆的清香。杂货副食品店开始卸下厚重的门板,一丝阳光泻进玻璃柜台上,混杂着隔夜的空气,店主收拾着台面,睡眼惺忪。路上渐渐多起来,自行车的铃声,公共汽车的喇叭声,路边糯米饭摊的吆喝声,还有白色衬衫白球鞋的学生。
我们走向人民广场的路上,神采飞扬。远处传来运动会嘹亮的广播声响。
府前街的尽头,四根石柱撑起一个大门台。繁体字书写的“人民广场”,高高在上,朝霞中泛着红光。广场内外已人山人海。斑驳的铁皮大门洞开,门上缀着田径鞋的脚印和自行车的轮迹,新鲜的亦或陈旧的。入口处,车水马龙。小贩们一字排开,卖着麦饼、糖葫芦、炸串串、烤番薯,混杂的香味弥漫空气,考验着过路人口袋里的零花钱。装在塑料袋里的汽水,横七竖八躺在手推车上,五颜六色。我们一路巡视,一路手插裤袋,拽紧零钱,犹豫不决。金黄色毛绒绒的小鸡小鸭,在圆形的竹筐里,伸长脖子叽叽喳喳。雪白的蚕宝宝,趴在桑叶铺成的篮子里,拼命蠕动。踌躇间,广场内传来嘹亮的运动员进行曲。带红袖套的执勤老师,把我们拉回了整装的仪仗队。原来,对那时的我们,运动会的乐趣,还在于广场门口蛊惑人心的“小庙会”。
秋天的风不时吹起漫天黄沙的操场,吹进我们喊着口号的嘴里。高高的检阅台上,大声放着喇叭和校领导的讲话。后面经年累月的白墙,挂着剥落的墙皮。两旁立柱上红底白字的标语却分外醒目,“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口哨声起,覆满黄沙的跑道上开始聚起蓝色背心的小身影。白色球鞋很快有了风沙的颜色。发令枪响起,检录声响起,欢呼声响起,和着渐渐暖热高升的太阳。一片枯黄的梧桐叶,随风飘向看台,悄然落在堆满衣物的台阶上。
没有运动会的人民广场,也有寂静的时候。向晚的广场,日光西斜。二十多米高的消防训练塔曾是老城区最高的建筑,此刻安静地矗立在篮球场旁。有放学的孩童丢下书包,比赛般攀上训练塔外被太阳晒得温热的铁梯。跑道上正在训练的少年运动员,停下脚步,举目张望,大声招呼着篮球场上的同伴。看台的梧桐树下,卖冰棒卖橄榄的小贩,还在向稀稀落落的孩童尽力兜售着剩余的买卖。不想归家的少年,跨坐在双杠上,想着心事,看着远方。目光中有了夕阳的辉光。当华灯初上,广场的大铁门哐当一关,夜空下的操场,空空荡荡。
很多时候,人民广场是不甘寂寞的。批斗大会,严打大会,国庆展销会,迎春展销会,轮番上演,占据着沙石地面的舞台。
那个临近年关的下午,湿冷的寒风吹动梧桐的枯枝。我坐在父亲永久牌单车长长的车梁上,缩着生怕被车轮卷到的脚,穿过府前街熙攘的人流。人民广场外人头攒动。迎春展销会的红色横幅,在风中摇曳,发出呼啦啦声响。提着空篮子往里挤的人们,和大包小包往外走的人流,摩肩接踵,相遇的眼神中有疲惫的兴奋。刚下过雨的广场,黄沙地面,泥泞不堪。在人群中穿梭奔跑的孩童,溅起满地泥水,落在旁人整洁的裤管上,开出了碎花的痕迹。没有人顾得脚下。踮起的脚,仰起的头,在一排排布棚搭起的摊位前,搜寻留恋。我紧紧拉着父亲的衣角,穿梭在一条条泥花裤管间,提防着滑倒的危险。我听到空气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我闻到刚刚出炉的糖糕或者爆米花的香气,我看到衣架上五颜六色的衣裳和摊位里摇曳飘忽的橘黄灯光。当我的手里也提满大包小包的时候,心情开始变得明朗。我知道这个喧闹嘈杂泥泞的下午,拉开着即将到来的美好新年的序幕。年末的时光,在人民广场里渐渐变得丰满。
这样的日子,随着2005年深秋一声拆迁的巨响,烟消云散。记忆的孩子,永远迷失在了光阴的胶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4-26 02:21 , Processed in 0.13155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