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本站搜索

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076|回复: 53

[互动话题] 【花雕剧场】长篇小说连载《天水碧》

[复制链接]

68

主题

3789

帖子

3143

积分

原创写手

诚以待人 敬以治事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3143

荣誉勋章→风雨同舟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反腐联盟社团勋章→愚人码头荣誉勋章→度人物

发表于 2011-10-29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愚者自娱 于 2011-10-30 07:53 编辑

从未写过古典小说,最近来了心思,便行试手。
秀丑的小文被城主所见,并嘱我来都市开个闲贴,希望没有叨扰大家!
再有就是甚是想念【花雕剧场】昔日的老友们,欲将此贴,做你我再聚的鹊桥。
花雕、那啥、小速、肌肉、小烟、庞贝、小斯、小龙、阿拉擂,等你们来演角哦~


乱世医女《天水碧》

封面

封面


全本简介:

我本是亡国小主,
卸尽华羽,流离百迁。

挨苦寒、历病疫、卷宫斗,得志,得技,得相思。

载国恨,背情债,绕心结,失意,失心,失真颜。

入夜天水,染艳碧色锦缎。

  落地凤凰,焚熵绯色东宫。
 


第一卷:凤凰卸羽 寒地藏伤

(1)兵临城下

   

  开宝八年,宋军兵围金陵。
  
  南唐大军苦苦抵战四月,入秋城破。
  
  后主李煜散发裸身率近臣四人出城降宋,长跪于城外冷阶,求得一城饥民安然。
  
  胜,有百法千方,败,则执国一殇。
  
  成群结队的宋兵涌入我和姑姑所居的长青殿,怀抱花瓶字画古玩,刀劈雕龙绘凤屏风,脚踢桌椅烛台,狼藉顿显。
  
  有红烛斜躺,火苗跃上软塌幔帐,终连绵成浩瀚焚场。
  
  通天火光照耀着我们的泪眼,同殿的侍女皆是垂袖呆望,任由火势攀长,我等遗婢,救国无能,救火无力,只恨因果皆有时,昔日国主醉于风月,今时子民陷于水火,天地不怜是人祸!
  
  萧瑟的秋风中,我身着宫女素衣随众被宋兵押解出宫。
  
  众人低头慢行至宫门西口,被令止步。
  
  一个肥头大耳的宋军小头领正端坐在门庭边侧,身边立着几名宋军,他抬头看了一眼为首的姑姑:“姓名、籍地、年龄、所司何处?”
  
  “奴婢楚云淑。籍贯永嘉,年二十九,长青殿司医。”姑姑如实上禀。
  
  小头领偏头看向案上的名册,又问道:“平日做何?”
  
  “掌方药、卜筮、料药膳。”姑姑又答道。
  
  小头领不再言语,双眼随其尾指下移,寻得姑姑之名,大笔一挥,并给姑姑指个去向:东!
  
  东边是大殿。
  
  眼见姑姑远去,我心急如焚,姑姑回头望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一动,便消失于门庭之外。
  
  我身前的宫女一一校对姓氏所籍,再一一被指向东西。
  
  很快便轮到了我。
  
  小头领见我个小,放下手中所执之笔,打量起我来,竟直问道:“你多大了?”
  
  “十,十三。”我战战兢兢地禀告。
  
  “也是宫女?所司何处?”
  
  “承,承恩,尚宫。”我的声音轻如蚊声。
  
  小头领竟上来无赖嘴脸,“大声些!”
  
  我又急又羞中将脑袋强仰,含泪望去,直撞向他讪笑中的目光,并死死咬住下唇。
  
  小头领见幼小的我这般忍辱难当的模样,许是被撞中了恻隐之心,叹向别处:“后主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南唐内外谁人不知李后主高志和雄略不追,才情与风流齐飞,当初小周后年方十三便被养在后宫,直至养到她撑起起大婚的礼服,“周后”是话柄,“十三”是笑柄。
  
  “叫什么?”小头领问我。
  
  我依然死命咬唇,不做声。
  
  “许是染了那坦荡主子的矫情,跋扈惯了!”边上的宋卒拿后主裸身降宋的事来推我落井并下石。
  
  “小贱蹄子,还当此时是彼时?还不是男人身下的破货……”
  
  长到这般大,我还没受过这等的侮辱,我三岁习文,这颗头颅里许是早就架上了女贞妇德的锁枷。我强止眼泪,提裙疾跑撞向朱红的宫墙……
  
  死,也许是失败者最得体的自救!
  
  待我醒来之时,姑姑正在我的眼前,许是天意,我这即兴的一撞,竟撞到了姑姑这里来,这里是安置官婢的地方,姑姑有南唐吏部名册明其原籍,证其过往,又被复录为婢。
  
  而宫内所有被后主临幸过的女眷都须向西而去,有封号入册的嫔妃将被送往汴京,继续侍奉后主,宋主许是想用俘虏装点门面,好显示他的“仁治”,而那些没有册封的女眷则将被贬为庶民,不究后世。
  
  早前姑姑已予我拟好今日的说辞,并嘱咐再三:“你的身份在宫中无名无册,务必忍辱偷安,出宫后直去驸马府投奔大宁公主。”大宁公主乃后主长姊。
  
  “姑姑!”我仍有些许晕眩,致使发语无力。
  
  “小主,你已经昏睡了半天了,许是天意,我们还能再聚。”平日寡言冷漠的姑姑竟两泪涟涟。
  
  “姑姑,你,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好害怕!”我那些故作的坚强在她面前齐齐瓦解,那些本有的怯懦又统统涌现。
  
  “好在你醒了,我再去求求管事的长官能否让你随我同去沧州。”姑姑似在自言,“哎,国亡家残,大宁公主也未必能护你周全。你我还好歹有个照应。”
  
  姑姑没有久留,喂我喝了一些薄粥便离去了,我躺在几乎不着温度的薄褥之内,感觉后颈发酸,艰难地支起身子,摸摸额头,围着一条纱布,许是流血了,我再环顾四周,于我的不远处还躺着几个南唐的女婢,她们瞧着眼熟,我再细认,她们皆是长青殿的侍女,她们佯装熟睡,有时候知道的多比知道的少显然更稳妥,稳妥是这个乱世里我们的最大的奢愿。
  
  我在安置营里养了几日的伤,身体已是无恙,又过了几日我被准许同姑姑她们一道上路,这批官婢共200余人,将被发配前往沧州府。
  
  我们随军行了一日,夕阳之中,队伍已经离城甚远,宋军号令我们在山边安营,火头军在营外支锅架炉,婢女们则被派去烹煮晚膳,这是我首次出营相帮,我所未见过血淋漓的牲口脑袋未得几番清洗就被火头军投入铁锅之中,至我记事以来,我善不知原来猪羊是这般模样,我在边上不忍一看,可闻着那股血腥味便足能惹空空的胃作呕。
  
  姑姑走近我,拉住我的手,给我赛了一块姜,“含住!”
  
  落日西沉,卖相甚鄙的饭菜已经被呈到了宋兵的手里,他们大哚起来,粗鲁的撕咬着仅是清水煮过的猪耳朵或其它,倒尽了我进食的胃口。
  
  管事的长官差姑姑和我们几个婢女把一些饭菜和烧酒端进帐内,里头正坐着三名膀大腰圆的大胡子,想是他们的头领。
  
  我们呈上饭菜,正欲离去,却被一人唤住:“留下来伺候!”
  
  “诺!”我们木木地应声。
  
  大胡子仅是喝酒,似乎对这些大猪脑袋羊后腿豪无胃口。酒,烧喉也烧心,不久他们便喝高了,也许仅是装作喝高,他们渐渐地卸下盔甲,卸下他们军人的严正,又开始浮出些男人的本性。
  
  “来,给哥哥暖暖手!”其中的一个大胡子跌跌撞撞地朝我走来,一把拽住我的手腕,手腕顷刻生疼。
  
  “放开我!”我疼地直叫,大胡子置若罔闻,喷着酒气恶臭的大嘴又朝我的脸上蹭来……
  
 

评分

参与人数 5威望 +2 金币 +361 收起 理由
无厘头以人为本 + 1 + 300 神马都是浮云
小秋1984 + 20 很给力!
xnorg + 10 很给力!
wyn510 + 1 小女子刚建交友群,136113896
紫禁城主 + 1 + 30 偶像的大作一定要好好拜读,好好捧场。

查看全部评分

68

主题

3789

帖子

3143

积分

原创写手

诚以待人 敬以治事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3143

荣誉勋章→风雨同舟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反腐联盟社团勋章→愚人码头荣誉勋章→度人物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9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2)  卸羽救主
“哎呦,军爷,这小小的身子哪有几许温暖?”姑姑浮上媚笑,走近我们往大胡子的身上靠去。

    大胡子将我们两个同时搂在怀里,我开始饮泣,姑姑却一手攀住他的脖子,一手扯去自己身上的腰带,我朝她投去求救的目光,却得见她碧色的内衣,隐约间还有她细白的胸脯。

    姑姑将大胡子的手引入她的怀里,惹大胡子淫笑,姑姑一把把我推开,“小小年纪只惦记抢男人,一边去!“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到快些离开。

    我刚抬腿,又被另一个大胡子拽住,“来来来,这里爷们多的是,勿需抢!”

    与我们同在丈内侍奉的一名女婢静香也随即与大胡子纠缠,“军爷爷,这丫头不知深浅轻重,怕扫了军爷爷的兴致。”

    “那你可知道爷爷我的深浅?你可承得了爷爷我的轻重?哈哈。”大胡子抱住静香。

    静香娇笑,依偎入他怀。

    我惊慌失措,正欲逃出帐外,只听大胡子又唤住了我,“小妮子逃甚?留着好好看看姐姐们的本事!哈哈……”

    姑姑和两名名婢女衣衫不整,苟且于大胡子身下,她们欢叫娇喘,整出声响,那声响足能穿透帐壁,我死命闭眼捂耳,拒绝受领姑姑的放荡不洁。

    外头慢慢汇聚了一些小兵来听帐,他们窃窃私语,好似在彼此鼓动也酝酿一次欢爱,许久许久,姑姑和婢女才授完她们的身体,姑姑急急整理好衣裳,领着我们出了营帐。

    姑姑步履有些不稳,青丝乱扬,外头讪笑中的士兵向我们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些目光像污水一样冲向我,我疾步向婢女的营房跑去。

    迎着冷冽的北风,如撞向道德的刀口,瞬时眼角被划开,劈出滚烫的泪水。

    我不愿再与姑姑交谈,我厌恶现在的她,她曾经的玉洁冰清,她昔日的高雅端庄如是谎言。

    夜深人静处,我一个人卷缩在薄褥之中,没能像昨日那样拥着姑姑温暖的身体,我几乎无法对抗着野地寒夜的冰凉,而内心的潮冷才是我颤抖的主伤,可毕竟步行一日外加徒手劳作,困乏难挡,瑟瑟中我依然睡了过去。

    次日晨起之时,独睡的我身上竟多了好些棉袄,有姑姑的,有别个婢女的,姑姑在离我很远的地方躺着,以卷缩的姿态眠着,她的身冷甚我,一如我的心。

    我一动,姑姑便醒了,“小主!”她轻轻地唤我。

    我把头一扭,姑姑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被褥,起身边走边扣衣服上的秀扣,行至我面前,从手里变出一个手帕包,道:“昨晚上你没吃什么东西,我向官爷求了些白米,炊了个饭团给你,是素馅儿的!”

    姑姑依然是宠我的,我却不知道哪儿的怒气,把她的手帕包打落在地,嚷:“我饿死罢了,不用你们下作的拿身体去求!”

    “小主!”姑姑重重地唤我。

    “滚开!肮脏的女人!”我恶狠狠地说。

    “啪!”姑姑亲手派出的这记耳光重重地落于我的右颊,我顿时懵了,她不曾打过我,她也不敢打我,她终于打了我,她竟敢打了我!

    “小主,你给我好生听着!好生听着!这里不是南唐!不是长青殿!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你看看这些姐姐,她们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为保你全,才做的这般下贱事!”姑姑一字一顿说得如此慢悠清晰,她身后的女婢齐齐跪了下来,以首贴地,饮泣不止。

    姑姑俯身捡起饭团,塞到我手里,轻声喝道:“你,要么死,要么活!自便!”说完转身出了营帐。

    地上的女婢依然跪着,她们是否需要用在宫里练就的铁打的膝盖,跪着陪我走下去?这些奴才,果真是奴才!自我记事以来,她们最大的本事就下跪和自打耳光。可这些奴又太不该是南唐的奴才,李煜只需要伴君如伴舞的奴才,美丽足矣,便有丰沛的打赏。眼前这些遗婢,守忠难道为求自赏?

    可若没了姑姑,没了她们,便也没了我。我所阅过的典籍里,我所听过的堂课里,远至《诗经《,末至《妇德》,皆没授过我存活的本事!我所认识的宫里的女人,只须知情识趣,我所知道的大臣的女人,只须知书达理,而在此地,参落在这群武夫和蛮人之中,我得知好识歹!

    “姑姑……”

补充内容 (2011-11-30 07:05):
最后有错字,应该是:可是她还是算漏了一卦:女人的心只经得起忍,却经不起让!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金币 +30 收起 理由
无厘头以人为本 + 1 + 3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3789

帖子

3143

积分

原创写手

诚以待人 敬以治事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3143

荣誉勋章→风雨同舟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反腐联盟社团勋章→愚人码头荣誉勋章→度人物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9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3)寒地藏伤

我们随着宋军向北而行已经半月有余,此时已入腊月,到了白虎山,粮草已无多少,我们平日的口粮已锐减去了大半,身上的棉裘也越发轻盈,不再厚实压身了。

    这些宋兵在金陵圈走大量的财物,可是行途耗损甚巨,加之我们为了赶路,走的荒郊之境,不得补给,想来兵书亦有云之:“行兵涉远定如强弩之末。”

    更糟的是军中很多兵士和婢女都生了冻疮,冻疮多见于肢端,也致使我们每日的安营进度都因为人手不灵活而被拖延,巡逻的头领为了早些用晚膳好进屋安置,便开始以鞭打的方式督促大家发力。

    于是天黑之时,便是我们一日中最难捱的时段:肚饿、体乏、手痛,一不小心还会再添皮肉伤,而婢女们最心疼的却竟是自己的外袍子,想那鞭子一扬,里头的棉絮便也跟着扬,好不心疼。

    那鞭子我挨过两回,在无处遁逃的寒冷里,我竟对“疼”比对“冷”更有好感。

    疼是会渐好的,是可盼的。

    而冷是无尽的。

    苍天阔地,前路漫漫,后路不可往,我们置身冷风里,冷风又窜入衣袖,里外无暖。

    白昼黑夜,帐外冷风横吹,帐内冷风回旋,起身艰,入眠难。

    三日前我们旁边的营房夜里冻死了一个婢女,昨夜听说又去了一个。

    故而好些婢女都开始放弃自持,彼此鼓动壮胆去勾搭军里的小头领,只因小头领的营帐要厚实一些,而且里头整夜有柴火培暖,这些打了大胜仗的宋军,也渐渐把军纪铁律抛于脑后,容她们留宿,这些曾经在南唐后宫里美丽贤淑的的女子,现在都多半人鬼难分了。

    这些被她们视为瘟疫的男人,也开始变成她们的温意,甚至是她们彼此争夺的温意。

    有一副不抵冷的皮囊,总会有不忠贞的心肠!

    这群婢女多的是十七八九的年轻姑娘,也自然轻易把姑姑比了下去,姑姑她已不再受宠于大胡子,她亦很难再去交换到什么好处,故我也很久没吃到素馅儿的饭团子了,而这于我却是喜乐的。

    入夜后,女营房里冷冷清清,静香去了小头领的营里,明早她许能带来些残炭,能让晨起的我们在穿衣的时候续那么一段短促的温暖。

    我和姑姑及其他的婢女拥在一起同眠,我周身酸疼,白天疾走在寒风里,因为受冷难当,身子就一直僵着,现在躺在薄褥里如散架了一般,我不敢告知姑姑,怕她忧心,待上些时辰,我们串联的身体渐渐连通了一些暖意,我便沉沉地睡了去。

    天亮后未得进膳,大家正忙着收拾营帐,我却发现同屋的婉儿不见了,昨晚上她就睡在姑姑的左侧,我向姑姑问起怎不见她,姑姑却只是把一件棉袄塞给我,“穿在里面会暖和些!”

    我接过棉袄,惊叫:“这不是婉儿的?”
姑姑别过脸,吐出三个字:“穿上!走!”

    我鼻翼发酸,眼泪已强忍却不止,昨夜的沉睡让我免于目睹又一场死亡,可是今夜我闭上双眼仿佛能看到冰冷的气息已断的婉儿被人剥去衣裳再被人拖走。她的衣裳在这冰天雪地里已矜贵过她的生命,而她又被埋于何处?抑或就是边上的草从之内?没有培土,没有一切!

    我知道死人是没有温度的!此时我所蜗身的被窝其实也是没有温度的,我现在若也死去,被窝便不再能温热我,我们所以为被窝的温暖不过是自己在温暖自己!我唯有把姑姑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

    在这短短的半个月里,我所不能改变的我的眼,在录入太多的残酷事之后,我终于改变了我的心。如姑姑所言,我们这些女子都是落单的鸟儿,那天赐的羽翼本是为了飞翔,可在这儿我们得先用它取暖。

    而也有人渐渐的在改变着她们的脸。

    清晨,静香从那小头领处回来却没带来残炭,同屋和她要好的女婢便嘟囔:“没有这些炭,咱们那今晚上又要做滚水的虾子了!”‘滚水的虾子’是处比喻,我们夜里受冷难当时人人都缩如熟虾。

    这本是一句自我嘲弄,不想听在静香的耳朵里却生出了刺儿来,她转身冷哼道:“你好生培暖,好生安睡,就看得了我犯贱去用细皮嫩肉换?”

    那女婢见多了昔日后宫女人间的胜败千姿,讳莫如深,忙讨好道:“姐姐说笑了不是,若不是姐姐里外照应,咱们兴许早就冻死饿没了。”

    静香嘴角一动扯,如做派恩状,又道:“自家姐妹,肥水还能流了外人田。”

    静香自打搭上了士兵营的那个小头领,又得了其他女婢的好话,被唤做:‘静香姐”,便开始和我们渐行渐远。

    今晨出营前,她云淡风轻地对我说:“这里就数你穿的最严实,我有些冷,不如你身上这件婉儿的棉袄借我穿穿!”

    我为难地看向姑姑,姑姑含笑不语,利索地把我的外袍脱下,为我卸下棉袄,递给她,静香自若地接了去,穿在身上。

    这些事,还有好些事,姑姑早就看透了,也早已看开了,她嘱我顺着静香,凡事忍让。

    可是她还是算漏了一卦:女人的心只禁不起忍,却禁不起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3789

帖子

3143

积分

原创写手

诚以待人 敬以治事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3143

荣誉勋章→风雨同舟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反腐联盟社团勋章→愚人码头荣誉勋章→度人物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9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4)心计无端

过了些时日静香来了月事,却仍去霸着那小头领,许是怕那人贪了别个姑娘的鲜而冷了她的情分。


    夜里她却讨了一顿打回来,小头领叫她回屋找个人再去作陪,她哭啼着回来,将已经睡下的我从被窝里拎了起来。


    “静香姐怎么了?”我醒了,众人亦皆醒。


    “若不是因你,我也不会自甘堕落到如此地步,你夜夜好生睡着,老妈伺候着,就容我被人侮辱受累?”静香仍在饮泣。


    姑姑起身将我救下,劝道:“大家都乏了,都别为难自己人了!”


    不想静香像是委屈更深,甩手叫道:“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姑姑你护她个长命百岁,玉洁冰清,还指望嫁给哪个宋国的皇子不成?没有国,哪儿还能赖着做主子!今夜须换她去侍寝,以证共苦同悲之心!”


    姑姑自然是了解静香的心思,这里我身材最为矮小,显不出半点的风情,这样的我自然也讨不到那姘头的喜欢,最不能对静香造成威胁。


    “小主来月事了,我去便是!”姑姑拢了拢衣襟,作势要前往。


    “罢了罢了,让那死鬼歇了算了,我就不信止两日会死!哎我静香就是命贱!”静香又跺脚作势留人,然后钻进了被窝睡了去。


    今夜虽安,可是姑姑与我都知道,时间终究会稀释这些婢女对我这个小主曾经的印象,她们对我之敬乃是还未褪去的惯性,这是短暂的,以后也许她们会开始逐步折算曾经花在我身上的心思和苦劳,她们终会用各种方式从我身上讨回她们所以为的公道。每每思及此处,我就心惊不已。也深深明了姑姑所言的:比起坏人,那些假好人更可怕!

押解俘虏的军队本就不是精装先锋,所配的四名军医最能的本事乃是治疗跌打刀伤,碰上些如伤寒等症都能显出为难。


    天开始落雪,冻疮之患已经绵延全军,我们白日踩雪而行一天,双脚便形同废弃,入塌睡时下肢已经没什么多少知觉,今日又有几个废了双腿的婢女被扒去棉袍,丢在了路上,这已经是我暗暗记下的第十一人了。她们比婉儿更悲戚,她们是渐死的,绝无安详,我猜她们的眼泪会被冻成形状。


    姑姑嘱我必须无视这一场场的遗弃,裹好自己的袍子,我们都是过江的泥菩萨。


    只是她晚上必然会外出几个时辰,不知做甚,姑姑回来后会在我们的手脚涂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说兴许能防止冻疮恶化,神奇的是过了几个时辰我手上的冻疮渐在消肿。


    静香要了些膏药去给小头领试,结果那人也好了。姑姑终于被体面的召见了,头领提了另一名重症士兵给姑姑医治,两日后士兵的冻疮神奇痊愈,于是她破格被调入了军医营,姑姑上禀说需要人手帮忙,于是我和几位同屋的女婢也被调了进来,独留静香一人在原处。


    我问姑姑那些黑乎乎的膏体是何物,这雪海茫茫何来如此多量的药剂,她但笑不语,只是令我们几个把一些小米炒至微焦,然后拿茶叶来泡,派给军中的士兵饮用。


    我念念不放去究研那些神奇的膏药,姑姑被我磨地失去耐心,便将实情相告:“那些膏药是你我每日清晨所造的污物!我们现时无鲜蔬可食,体寒而内里燥热,在肠胃发酵后的粪便里可提出某些形如中药的东西。”


    “姑姑,你真是奇人!”


    姑姑却故意说成笑句:“是啊,是杞人,杞人自得忧天,本就是苦事。”说完又叹道:“唉,人生在世,或已是形如粪土,若有机会还是得择枝而栖,择人而交。命途皆由己,试手便有机!”


    我细细咀嚼姑姑话中的深意,又想起她曾说于我听所谓一等女人赖“美”而活,二等女人营“智”而活,想来是她妄自菲薄了,且看现在,那些解了冻疮的士兵看到姑姑开始恭敬地唤她:“楚医司。”


    姑姑比静香有智,所以她已经把自己脱掉的衣服穿了回来,而静香只能脱的更多!


    把摔在地上的面子拾起来,需要本事,如姑姑所能。


    把装在脸上的尊严卸下来更是本事,如静香所为。


    静香近日频来示好阿谀,奴才便是奴才,起得来身,也跪得了地。


    我这个昔日的小主,在走出了小主的身份才看清楚了这些奴才的可悲,才看清了我自己的可悲,原来我活在一堆揣着上等心计的下人们的中央,亦幻亦真。


    宫,原是一个巨大华盖下的一口一口的欺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3789

帖子

3143

积分

原创写手

诚以待人 敬以治事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3143

荣誉勋章→风雨同舟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反腐联盟社团勋章→愚人码头荣誉勋章→度人物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9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愚者自娱 于 2011-11-1 01:43 编辑

第二卷 向死而生 不仁之仁


(5)      向死而生  

时至立春,行近沧州。  
宋都吏部派来特使前来接收我们这些官婢。  
这会儿那些名为护送实为押解的宋军得为那死在路上的几十个亡魂编制死亡之因,不能全说病死,也得说有些是因逃跑被打死,这些“死”必须千奇百怪,多种多样,才可证军士的劳苦功高,以便领赏有名。  
想来文章不只文人才懂做,有利益的地方便有欺瞒。反正衙门里的人,出有马车,行有暖靴,不会体会冷冬寒雪的种种可死可伤。  
而姑姑灵机一动,便偷偷使了些好处,让执笔的小吏把其中一个年方十三的死者之名借给了我,而那死去的女子名叫:连翘。  
一段远途,一场大雪终于为我这个亡国的小主漂白了身份。  
连翘!我是连翘。这样也好,这个世上本不该有“李玉安”这号人物。  
而早在长青殿被焚的火光里,姑姑就曾经把我的姓字横腰劈了开:“李是孬姓,它已经被长青殿里的木头烧去了子孙!”  
我知姑姑有恨,所恨旧年,旧事,及不曾旧的人。只是,话若说,很长,伤一提,如剜。  
姑姑与我同被编为医女,可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我们未经修整,当日又将被派往云城,因是那里刚爆发了瘟疫,我们需去增援。  
嗬,云城?瘟疫?我们才经历一场耗去一个冬季且不断以失去的方式获得新生的苦行,才立在冷春的盼头里,却又一次将以赴险的方式求安。  
嗬,活在乱世,本就是向死而生。  
在沧州府的驿馆里我们领得了干粮和一些所需衣物,并被令火速出城,而这次人员有所精简,除了我们这些低等医女,再连算医官武侍也不足百人。  
途中,姑姑说起原来那名叫“连翘”的姑娘,其父亲也是医官,而她本在东宫太子殿当药女,我苦笑道:“我该叫连累,被这连翘之名连累。”  
姑姑随我苦中作乐,凑到我身边道:“我该叫连忙,前头的马车该叫连载,后头的兵士该叫连排,这风雪该叫连绵,这兵荒该叫连年。”  
我紧紧握住姑姑的手,道:“我们叫连手。”  
姑姑泪盈于睫,“我们更要叫连心。”  
快至云城时,姑姑给我派强心丸:“我询过医官,这里许是鼠疫,传染发病极速,一经染身,八九得死,而且死状很惊人,你得稳住,勿怕勿逃。医者,需是父母心!”  
我笃定地点点头。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在心里撰好了云城城里的凄凉,可是现实入眼,却超乎我之所想,乍看城内空然,再细看,胡同小巷,乃至半开的百姓家门里头,都可见死状凄惨的尸首,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也有牲口。这里是主城,少数侥幸还活着的百姓已经逃到近郊的村庄。  
“姑姑,我怕!”我拉着姑姑的衣角,我们一行医女穿戴这用特制棉布缝成的套头医袍,连手都被套在其内。  
姑姑安抚过我,找了一具尸体细看,其皮肤显出黑点。  
“鼠疫!”姑姑自语确认。  
领头的医官号令道:“先将尸体处理掉,以防尸体再成新的祸端!”  
“如何处置?”我轻声地问姑姑。  
“烧!”姑姑答,姑姑用引火石点燃火把,再将火把递给我。  
我无力地摇摇头,道:“姑姑,我不能,我不敢!”  
“尸体腐烂之毒可以气扬伤人,后患无穷,勿再矫情,烧!”姑姑大声地呵斥我。  
我内心告饶无门,姑姑啊姑姑,我带来的是医者父母心,不是烧尸的冷心肠!  
我烧不下手,饮泣不止,顿在原地。  
“你!过来!”我听到身后有人唤我,我执火把回头,那头站在一个同是手持火把的少年。  
“不烧,滚!”他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火把,疾步窜进了胡同。  
这个时节的云城还是融雪之地,烧起尸体很是不易,医官带来了一些助燃的药粉,一名留着胡子的刘医官许是得见了我的胆怯,给我派了一包药粉,令我去撒。  
我拼命想象,这些黄色的粉末,是送别死者的纸钱,那样我会心安些。  
然,尸体太多,烧了一日,仍然不得眼净。  
天黑之后,胡子医官下令先回城外营地休整,到了营地,火头军已经烧好了一桶桶的滚水,供我们清洗。  
姑姑她们脱下的医袍由我负责焚烧,我整理完毕才进营房清洗身子,我宽衣解带,刚舀水上身,突然听到营外有人在言语:  
“刘大人,我们必要先派人手去近郊,那里百姓恐已经被波及,如果不加管制,流至外乡,小则毁城,大则祸国!”  
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我再倾耳细听。  
“我自是明白,可是现在新的增援未到,派些没有丁点医理的兵士乃是添乱。此事还需从长计议!”那被唤作刘大人的人道。  
“迂腐!调些附近营房的兵士,稍加训练,先去阻隔病患,好过坐以待毙!”  
“放肆!”刘大人一声怒喝,又道:“瞧你娘从小把你惯得这般没大没小,哎,真是慈母多败儿!”  
“刘大人,请先顾百姓,先顾江山,属下的家事或家母,还有昨天欠的二十杖,您回头再办!属下恳求借你手谕,去兵营借人!”  
哦,我听明白了!这两人是上下属,还是父子,这儿子下属还欠这父亲大人二十杖?嗬,这父亲带些迂腐,这儿子必带些瘀伤!  
过了一阵,外头突然没了声响,我便开始仔细的清洗自个的身子,待我欲穿衣时,布营门突然洞开。  
“啊!”我回头惊叫出声。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金币 +30 收起 理由
无厘头以人为本 + 1 + 3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万

帖子

5386

积分

正式版主

Rank: 36

积分
5386

荣誉勋章→论坛卫士版块勋章→都市情感护法社团勋章→反腐联盟

发表于 2011-10-29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好神奇的药物。等下一章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41

帖子

2843

积分

原创写手

战士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2843

荣誉勋章→原创写手社团勋章→愚人码头

发表于 2011-10-30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关注。。

点评

表示反关注!  发表于 2011-11-1 01: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万

积分

钻石会员

十指紧扣

Rank: 12Rank: 12

积分
14112

版块勋章→E线娱乐勋章版块勋章→FB集中营版块勋章→灌吧守护精灵版块勋章→都市情感护法版块勋章→健康勋章社团勋章-灌吧沙发党稀饭碗俱乐部情感话题勋章社团勋章→好酒一族交友VIP

发表于 2011-10-30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写个短篇小说嘛。。。。哈

点评

短篇怎载得住我这般的话痨,哈哈。  发表于 2011-11-1 01: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31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小说不喜欢看连载的,,,,,

点评

写小说不喜欢熬夜。。。  发表于 2011-11-1 01: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0

主题

1

帖子

1

积分

禁止访问

积分
1

发表于 2011-10-31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4

主题

8605

帖子

4413

积分

高级会员

哥不是巴黎欧莱雅,你不值得拥有!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4413

版块勋章→E线娱乐勋章版块勋章→灌吧守护精灵版块勋章→都市情感护法版块勋章→健康勋章

发表于 2011-10-31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留名,持续关注。。。

点评

晕,居然是错别字,我是写:底下留名,感谢关注。。。。拍C啊!  发表于 2011-11-5 01:52
低下留名,感谢关注。。。  发表于 2011-11-1 01: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245

帖子

123

积分

卖场认证商家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23

发表于 2011-11-1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443

帖子

91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911

荣誉勋章→论坛贡献荣誉勋章→原创写手荣誉勋章→民情观察员荣誉勋章→优秀会员章社团勋章→反腐联盟

发表于 2011-11-1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点评

西雪前辈好!  发表于 2011-11-5 01: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3788

帖子

5812

积分

白金会员

Rank: 6

积分
5812

社团勋章→花雕剧场社团勋章→愚人码头

发表于 2011-11-2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了,小娱!
这可以拍成电视剧
最近的《步步惊心》、《倾世皇妃》都很火

点评

小速,好久不见!太高兴了见到你~~~~~  发表于 2011-11-5 02: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431

帖子

211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113

社团勋章→愚人码头

发表于 2011-11-4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xp3682880 于 2011-11-4 15:25 编辑


小鱼,我来了

点评

你哪里肥来啊?  发表于 2011-11-5 02: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柒零叁网    |帮助中心|

GMT+8, 2014-4-21 20:09 , Processed in 0.264131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