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57049|回复: 0

忽然,想去上海了。

[复制链接]

38

主题

53

帖子

53

积分

嫩笋

Rank: 1

积分
53
发表于 2020-11-11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01111150307.jpg

曾经以为,上海是魔都。

被林立的大厦覆盖,就会冰冷没有温度。


微信图片_20201111150310.jpg


直到,一场雨后,吹来的风不再夹杂着夏的温热,泛黄的叶子摇摇晃晃落进人群,高楼被夕阳染得醉红,弄堂被诗意无限填满。

我才意识到——


原来,上海也有秋天的。

的确,它来的比较晚,甚至来的没有那么热烈。

但,它是真实而细腻的

微信图片_20201111150313.jpg




一个世纪的喧嚣,在阑珊灯火与优雅洋房中安静了下来。

一阵风,一片黄透了的梧桐叶落下,拐了个弯,悠悠然,飘进弄堂。

这座城也随之慢了下来。





人们总是对自己日常生活的地方缺乏敏感,进而少了发现美的那一份渴望。

于是,常常,遗漏了唾手可得的美好。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秋天吹来的。”

木心先生的这句话,常常让我想起上海的秋天。






一到了这个季节,也或许只有在这个季节上海,像是换了一个模样,忽然深情了起来。

那数百年来叠加起的小资情调、繁华市井此时此刻,熠熠生辉。






相比较于江南其他诸城的自然,无论杭州、无论苏州,甚至湖州对于秋的热情都比上海要浓烈许多。


因为他们有西湖、有园林、有银杏大道,所以常常,上海是被忽略的。

但上海并不缺秋意。






它的秋意,在梧桐深处,在弄堂巷陌,在楼宇之间,在马路中央,在时间留白处,在落日余晖里。

其实,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它在梧桐的深处。

叶子分明的脉络,深浅不一的色彩,彰显着夏末到深秋的痕迹。

透过树叶的光束,让人微醺。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它在弄堂的拐角。

角落堆满了很多,迷路的梧桐叶。被秋风牵着,跌跌撞撞地闯进来。

桂花甜蜜的香气冲出院墙,在鼻尖徘徊。肥圆的猫,是弄堂精灵,在不经意间出没。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它扎在一条条岁月的马路中。

上海的路,承载着大时代的沉浮,见证了行路者的流浪,也连缀着四季的风云变幻。

“梧桐深处,建筑可阅读。”

那些曾经在这里留下生活痕迹的人,已去,却留下了一庭一院,一草一木。

每到秋高气爽之时,那些被尘封的往事与悲欢记忆,被裹挟着吹进了这些路。






上海的秋,得扎进这些勾连着历史与未来的马路,静默伫立的建筑中寻找。

白天,天气温和,有阳光却不热烈,有秋风却不萧瑟,两者融合,便成了最合适的。

夜晚,天神也不舍得秋天的夜云,彻夜把玩着大朵大朵的白云。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它在被都市人遗忘的一个个碎片里。

在涌出地铁人群的呼吸中,在肩膀沾上的黄叶上,在稀释喧嚣的树叶间。

疲累了一天,走出办公室门,扑面而来的秋风;踏上单车,穿梭,阳光掠过头顶,一棱一棱的光影。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它有时间的留白。

回忆来得汹涌,将人的步子定住了。思绪飘走了,飘回了儿时,带来了一个金色的梦。

树叶是故事的开始,忙乱的脚步声,弄堂的吆喝声,开着窗户的教室里,吹进来一片秋天。







上海秋天的节奏,慢慢来。

从现代化的商场,拐进被树木遮天蔽日的上海马路。

也有车流,但不鸣笛,只有轮胎驶过柏油路的摩擦声。也有人语,但很安宁,只有老人平静的详谈,与孩子的咿呀。






渐渐地,秋风吹来了一个梦,它们将时间凝固在梧桐树落下团团青黄色的太阳影子中。

身边的人是少年时代的模样,戴着厚厚的,无色框的学生近视眼镜,走在左手边。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你要去一次武康路
那里,是台时光机。

武康路,是永远年轻的不老少年。

“走进这里,不会写诗的人想写诗,不会画画的人想画画,不会唱歌的人想唱歌”。

武康路的梧桐,是个时光机,细碎阳光从枝桠错落间倾泻下来,俯身拾起一片秋天,流金岁月从指间流走。






梧桐掩映下的咖啡店,若有似无的香味带来了秋日的第一丝温暖。

告别冰咖啡的季节,“到福开森路去!”,浓郁的咖啡香窜进了鼻。

大地色系的咖啡,冒着沫,杯身的温热一直从掌心传到了全身,弥散开来的可可豆醇香,和秋天格外般配。







梧桐诉说当时年少,它们见过这些老房子的当时年少与此时风情。

架空线入地了,斑驳的门墙修成了统一的拉毛或卵石的墙面,墙上围着竹篱笆。信箱、窗沿、空调外机,都按照历史脉络一一妥帖。







那栋带阁楼的两层花园洋房,巴金曾在这里起居,“太阳间”中,最后两卷《随想录》完成,从古稀写到耄耋

马路上多了来街拍的人,有孩子,有新人。

白色的纱,黑色的西装,不断调整的姿势,扛着大炮的摄影师。

美好的情感,也在这个时节有了落地的机会。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你要去一次衡山路
那里,摇曳、婆娑、低语。

衡山路,是在耳鬓厮磨的情人。

这条“上海香榭大道”,连接徐家汇与淮海路,于喧嚣中取静,晚上来才正好。

初秋时,梧桐已经被刮去了一层绿色,透出一点枯黄,落下来零星的几片叶提前赶来告知季节的更迭。






朦胧的夜晚,沉寂了一天的酒吧开始热闹起来,在安静的老梧桐下,欢愉地享受秋夜。


在酒吧小酌几杯,喝到微醺后,推开门天是漆黑的,但却散发出一种奇妙的朦胧感。

原来深秋已经把这里染成黄色了。







朦胧感是昏黄路灯的杰作,它们像一个个挂在树上的小月亮,把整棵树都照亮了。

透着黄色灯光的叶子,脉络分明。梧桐叶的光影被打在老房子墙壁上。

摇曳,婆娑,低语。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你要去一次思南路

那里,一切都是轻轻的。

思南路,是静默又深沉的老者。

连过往的车辆都很少,人群有低语,脚下有踩上梧桐落叶的清脆,一切都是轻轻的。

“落叶不扫”,铺满地的梧桐叶给本就安静的思南路更添了几分浪漫。







古人爱写“秋思”,秋风带来了旧时的记忆,带来了思念,带来纷杂的情绪。

秋天,就该去思南路,发发呆。

也许,走着走着,在梧桐掩映下的那一栋栋原始洋房。盘绕在心中的思绪,像马斯内小提琴上的琴弦,在震动中产生共鸣






这里少了武康路的网红气息,少了衡山路的灯红酒绿。

他不多言语,绝世独立。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你要去一次上海音乐厅
那里,秋风指挥着银杏叶。

音乐厅,是闭眼投入的艺术家。

秋季限定,银杏树下,来听一场帕格尼尼。





全国第一座音乐厅走过14年的岁月后,经历了平移,拔高,成为了眼前的模样。

灰暗重新焕发新生。

仰头,蓝雕花穹顶在剧场的灯光下,深邃、曼妙,像要将人吸进去。

金箔与“海上蓝”的座椅,聆听过一场又一场悠扬。






也许你刚结束一场,往南广场西侧漫步,入眼是银杏满地。

也许你刚好赶上银杏音乐会,秋风指挥着叶子,音符在漂浮着的银杏中穿梭,交响曲启程。

这场秋天与银杏的约会,我准备好了。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你要去一次世纪公园
那里,颜色丰富而热烈。

世纪公园,是逍遥的闲散仙人。


深绿、秋黄、残红并存。这大概是能找到的,最热烈的一处秋意了吧。

八百米的梧桐落叶道下,这些叶子仿佛能过滤声音,我听不到嘈杂。






不同的两棵树,迈着步伐的速度也不同。一棵已经浅黄了,一棵却还是褐色,真的成了一盘调色盘。

工作日的清晨,人声低语,看那边的老人打着太极,看这边的孩子捡着落叶。

平凡又美好。






上海的秋,藏进微小、而幸福的美好,藏进突然发现的手边。






上海的秋,有故事,却年轻。
上海的秋,又高雅,又平凡。

原来,上海也是有秋天的
的确,它来的比较晚,甚至来的没有那么热烈。

但,它是真实而细腻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0577)88891703 举报QQ 139703804|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小黑屋|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1

GMT+8, 2021-3-5 12:35 , Processed in 0.060497 second(s), 1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