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29|回复: 0

[情感驿站] 望城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QQ
发表于 2018-6-20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唉!只听门口传来一声叹息,孩子爸,叹什么气啊,孩子成绩单还没出来呢!阿才玉米地旁还有堆猪草没提回来,你先帮我去提下,前面我一篮子没装完。说着,提着桶猪食去了猪圈喂猪了。
     这是浙南边远的一个小山村,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村子就坐落在山脚下。当年江水刚满起来的那会,曾经经常地下发生轰鸣,村后面的马路都裂开了一尺多宽的裂缝,有些人家还把孩子送到了村外面的亲戚家中躲避。为这事,还惊动了地质勘探所,地震局什么的,上面派了很多工作人员进村,住了半个多月,声音震感慢慢平息。后来,听他们说,是江水满起来后,水渗透到村下面的泥土缝隙里引起的。没太大危险,后来出去避难的人陆续返回村里。
  阿远也回来了。
  原来这村有五六十户人家,因为交通闭塞,很多条件稍微好些的都迁到镇上或是县城了。阿远家原来一家5口,父母,还有个姐姐,姐姐早些年嫁到了隔壁村,阿远避难就是去了姐姐家。姐姐家也是务农,家境也不怎么好。只是姐夫人老实,肯干。当初阿远爸妈就是看中这点,觉得女儿嫁过去不会吃亏。阿远原本有个哥哥,只是十年前,在江里撒网捕鱼时,被三层网勾住,掉进了江里淹死了。本来都快结婚了,人一死,快过门的媳妇也黄了。彩礼什么的,给了也就给了,都怪自己儿子命不好,就当多个亲戚吧。一家人忙里忙外,白发人送黑发人,送儿子上山安葬。儿子对象,没过多久就出去进城打工。后来听说都嫁到了城里,孩子都上小学了。
    阿远老爸一米七三个子,鼻子高挺,人瘦瘦的,头发花白,很早的时候,他当过生产队长,人很正直忠厚,眼里揉不得沙子,不愿跟人家同流合污,所以得罪了一些人,后来受到排挤,也就不干队长了。因为长期体力劳动,背啊,扛啊什么的,如今也有些驼背。
   阿远妈妈 ,个子不高,也就一米56样子,但人长的很标致,虽然如今岁月在她脸上留了很多痕迹,但也掩盖不住那出尘的气质。据说当年还是上下几村的村花。阿远爸当初就是跟着媒人悄悄去路上看过。相中的。
    当初,阿远妈妈跟一帮闺蜜去看戏,扎着两条长长乌黑辫子。上身穿一件蓝色的大荆衣服,下身穿一条暗花黑长裙,脚穿一双白底黑色的布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细腻的瓜子脸,娇艳欲滴的红润嘴唇,一下就把阿远的爸爸迷住了,语无伦次的跟媒婆说,就她了,就她了……
   如今阿远老爸讲起这段往事,自豪满足感油然而生陶醉其中。
    岁月不饶人,尤其老实人更容易显老。
    阿远老爸把猪草提回来,放在门口的洗衣槽里,拧开水龙头放水洗了起来。
    其实,现在村里已经很少养猪了,因为,田啊地啊,很多都被村里打包出租给城里资本大鳄,搞农场(当初一些村民是不同意的,因是补偿太低,一亩茶叶才5-6百块钱,一颗可以摘1百多斤板栗的板栗树,才给200块钱,原本说,租期15年,后来等合同下来是30年。村长会计什么的,都是蛇鼠一窝,在村里横行霸道,村民是敢怒不敢言,后来,听说承包商给了不少好处,开初建设用的建材什么的给村长买,连给带送赚有一百多万,还给每月一千多元工资,这可是不用干活就白领的,等于天上掉下来的。
    如今,地也没多少了,牛也没什么地方放养,村民索性不养了,有劳动力有门路的,都外出打工了。像阿远家这样的,只能在家种点点地够吃。养四五头猪换点生活费。
    听说,明年村里都不让养猪了,说影响环境。
    阿远妈妈喂好猪,出来坐在门槛上,对阿远爸说:孩子爸,你也不要担心钱的问题,阿远要是考上大学,那最好不过,真的是我们家祖上冒青烟了。
     过几天集市,我去镇上问问卖猪肉的,跟他们提前打下招呼,阿远如果考上大学,还要两个多月上学,那时,栏里两头猪差不多各有2百多斤,除去再买猪仔的钱,剩下的就给他当学费。只是现在毛猪价一直上不去,他们也喜欢去外地养殖场买生猪,养殖场生猪便宜,都是吃饲料长大的。他们买回来,就说是本地猪,每斤要多赚2块钱。真希望他们还念当初交情。顺便我把家里的十几个鸡蛋拿去卖掉,换点钱。这鸡一到夏天,生的鸡蛋也少了。
    阿远爸爸回应到,要不集市我去吧,你腿不好,如今阴雨天,你那脚关节换风湿,痛的那么厉害,走路都瘸了,我顺便买点化肥农药。阿远妈妈靠着门槛,注视着他,还是我去吧,你那田都该灌水,黄豆也该除草,趁阴天,把茶籽林整下草,今年还指望茶油买点钱。你去不知道说什么,地里活你干的好,化肥农药我会买,让他们送到船上,回头到了我们这,中午你下来码头帮忙拉下就好。
     阿远也快回来了吧?阿远妈妈念叨着,都说父母牵挂孩子是路那么长。阿远爸爸说道,他会不会在县城找临时工做?之前他曾打电话过来说过一些。你这死老头,也不早跟我说。要不,你打他电话问问?不用打,我电话没话费了,对了,你明天去集市帮我电话冲30块钱。阿远爸爸说道。
    这孩子,也苦了他了。人家孩子都有爸爸妈妈陪着,在外面等,我们家阿远却一个人在那,阿远爸爸洗干净猪草。放在旁边石板上晾下,放好砧板,拿起刀切起了猪草。
    孩子妈,要不我们以后猪草也别洗了,也不要煮的那么透,说不定猪吃了还长的快些。阿远妈妈回应到,不要,猪草洗干净点,要不然锅里铲子一搅,底下全是沙子咯吱咯吱的石子擦锅的声音,锅都容易破,猪食还是煮熟了给它吃,熟的吃了养胃,猪肉也好吃些,晚上煮猪食,多放点玉米,放点大米,让猪长快点,好多卖点钱。
     嗯!阿远爸答到。这次你去赶集,我的烟就别买了,3块一包烟还要三块钱,能省则省,我也准备戒烟了。
     阿远妈妈起身,身子一歪,差点摔倒,急忙中,一手抓着门沿,总算稳住。阿远爸一扔菜刀,飞也似的跑到她身边,扶着她,顺手拿过一条高点长凳,让她坐着,自己坐在矮一点的门槛上,把她的双脚放在他大腿上,轻轻的揉了起来,揉到膝盖处问,是这吗?不是,是小腿肚那。阿远爸把手移到她的小腿肚上,前后左右,顺时针逆时针的揉着。
     要不,明天还是我去吧,你这腿能行吗?没事,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唉!上次我跟村长说,想申请低保的事情,可是,村长说:现在那么多人生病,很难申请,国家顾不过来。阿远爸说到。他们压根就不想给我们申请,村长妹夫前几年得了点小三阳,都申请了低保,如今房子车子什么都有,还在领低保,七队队长,只不过年龄大点,也只比我大五岁,两个儿子,车子三十多万,镇上房子四层半,都快装修好了,还有个有钱的女婿,他都还有低保。因为我们不是他们亲戚,也不是他们圈内人,我们还是别想这些了。阿远妈妈说着。还是你眼睛雪亮,看问题看的透彻。
     我们再熬几年,阿远就毕业了,真希望他考上大学,远离这里,穷乡僻壤的,人心也复杂。将来,他有本事了,去城里,那会是他的战场,搏一搏,改变命运,将来不用像我们这么辛苦。将来孙子们也跟着享福。
    不知道是想起县城的儿子,还是想起自己的艰辛往事,两老眼眶湿润。沉默着,只听见手摩擦着皮肤发出的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11-17 02:35 , Processed in 0.11909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