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零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1186|回复: 1149

法院对同一案件,所做的不同判决,应给出公正的说法!!!

[复制链接]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发表于 2016-12-30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案件从1988年到2005年经过三级法院六次审理 和省高院提审,十七年案件都已审结,所有程序都已走完。2O08年省高院裁定再次提审,严重违背最高人民法院(2003)169号《关于正确适用(关于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发回重审和指令再审有关问题的规定)的通知》第2条规定:提审的人民法院对该案件只能再审一次。该案浙江高院作为上级法院已于2005年提审一次,2008年裁定再次提审,而且还在温州市鹿城区法院进行,结果在没有任何新证据,没有审理法官违法办案,没有程序和用法错误的前提下予以改判。
    在同一案件所出现这两份完全不同的判决书到底哪份是对?哪份是错?法院应给我们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0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郑爱琴, 家住 温州市大同巷新街公寓C幢606室 ,电话:18106720125  我的案件从1988年到2005年经过三级法院六次审理 和省高院提审,十七年案件都已审结,所有程序都已走完。2O08年省高院裁定再次提审,严重违背最高人民法院(2003)169号《关于正确适用(关于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发回重审和指令再审有关问题的规定)的通知》第2条规定:提审的人民法院对该案件只能再审一次。该案浙江高院作为上级法院已于2005年提审一次,2008年裁定再次提审,而且还在温州市鹿城区法院进行,结果在没有任何新证据,没有审理法官违法办案,没有程序和用法错误的前提下予以改判。
    在同一案件所出现这两份完全不同的判决书到底哪份是对?哪份是错?法院应给我们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84

主题

3490

帖子

20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002
发表于 2016-12-30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
     

5

主题

253

帖子

127

积分

见习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27
发表于 2016-12-30 22:37 柒零叁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应该温法院吧,而且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案件,看的云里雾里的
     

84

主题

3490

帖子

20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002
发表于 2016-12-3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受害人维权到底!!!
     

84

主题

3490

帖子

20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002
发表于 2017-1-1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姓最期待、最盼望的、最高院领导三令五申的、法官最难做到的,就是这四个字:“司法公正”!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网友们的支持!
     

0

主题

122

帖子

61

积分

见习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61
发表于 2017-1-2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够得到真相,让真相公之于众
     

84

主题

3490

帖子

20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002
发表于 2017-1-2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姓最期待、最盼望的、最高院领导三令五申的、法官最难做到的,就是这四个字:“司法公正”!
     

84

主题

3490

帖子

200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2002
发表于 2017-1-2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塑法院形象是为了“还法律以尊严”,让法治得以实现!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市郑加银、郑爱琴遗产纠纷案已演变成浙江省高院、温州市中院、温州鹿城法院不惜浪费社会公共资源,满足某些法官个人私欲的闹剧
闹剧的始作佣者: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立案庭庭长:潘华山
(因犯贪污受贿故意杀人罪于2010年11月25日执行死刑)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判监督庭庭长:楼旭萌
  (因受潘华山案牵连被审查、记大过处分、被免职、调离执法系统)
闹剧的参与者:
金建东(鹿城区法院审判长)
林  铬(鹿城区法院审判长)
叶  峰(温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
杨宗波(温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
闹剧的起因:
1、两郑案当事人之一郑加银不满温州市鹿城区法院、温州市中级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自1988年至2005年共计十七年间,对两郑遗产纠纷案的初审、终审、再审、提审判决。
2、两郑案标的大、油水足,案件先天不足(当事人郑加银无诉讼资格),且两当事人均无社会背景。
闹剧的动机和目的:
齐奇、潘华山、楼旭萌等人认为有机可乘,欲借机(1)制造政绩(齐奇08年刚从上海调浙江省高院任院长);(2)谋取私利。
剧情梗概:
1、郑加银无理上访。
2、齐奇等决定违规接办此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适用<关于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发回重审和指令再审有关问题的规定>的通知》第二条:“对于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再审过的民事案件,上一级人民法院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依法提审。提审的人民法院对该案件只能再审一次”。(而此案已经被浙江省高院在2005年提审过了)。为此多次违规登门造访案件当事人郑加银,其中有一次竟长达数小时之多。事后在2008年9月1日和9月22日我就分别收到了齐奇签字的两份对本案提起再审的裁定书。
2009年1月23日鹿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中郑加银气焰十分嚣张,他不但藐视法庭,置法庭纪律不顾不断进行恶语攻击,最让人惊讶的是郑加银居然指着郑爱琴的鼻子说,郑爱琴你就不要再打这官司了,因为省高院齐奇院长已亲口答应把这房子判给我了,你有本事你就去告齐奇去,致使审判长反复问他到底告谁?这些都有当场的录音录像作证,
3、齐奇、潘华山、楼旭萌决定接手立案,让死案复活,并密谋策划了敛财计划和步骤。其计划步骤共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改判郑爱琴依法继承的房产与郑加银共有;为案件定性(总算还没有完全丧失良知,没有将郑爱琴的房产完全判给郑加银);
第二阶段、分割财产;给案件定量;
第三阶段实现成果;向郑爱琴追缴、追索、追讨现金财务。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具体实施步骤是:
第一阶段
工作内容:违规再、重审郑加银与郑爱琴遗产纠纷案;
工作目标:判决郑爱琴的房产与郑加银共有,给案件定性;
工作依据:“齐家法律”。
(1)寻找推翻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三级法院十七年来依据产权登记关系判决郑加银败诉的法律根据;寻找让郑加银无理胜诉的法律依据;
(2)在百寻不得,无法找到国家法律漏洞,无法逾越国家法律的铁壁铜墙时,干脆赤膊上阵制造了针对此案的“齐家法律”:对于历史遗案,房产登记证不是产权归属的唯一凭证;“作为特定法律关系的当事人,房屋产权登记凭证并非属于产权认定的唯一依据“,只要有人提出证据“足以证明产权归其所有或共有,应认定产权归他人所有或共有”((2008)浙温民监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本院认为:)
由此便一下子撕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物权法》等国家法律的口子,为改判两郑案做好了理论铺垫和法律铺垫。
(3)依照“齐家法律”基调,制作了(2008)浙民监字第29号民事裁定书和(2008)浙民再字第43号民事裁定书,由此揭开了改判两郑案的序幕。
(4)有了上述所谓的法律依据,于是便开始明目张胆强奸温州市鹿城区法院,迫使其严格按照齐奇指示和省高院上述两份民事裁定书精神办结案件,结果可想而知。当事人郑爱琴的什么产权证据、什么产权的沿革证据、邻里的见证证明一概不被理睬,就是按野蛮的“齐家法律”,判决郑爱琴虽手持产权凭证,也必须与郑加银共有共享继承的财产。((2008)温鹿民再重字第7号民事判决书)终结了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三级法院,数百人连续十七年的法律成果。
(广大法律工作者是有良知的,为抵制齐奇的错误行为,主审此案的鹿城区法院审判长金建东,数次带人到高院反映意见无果,最后不得已将省高院的两份裁定书原文合并制成(2008)温鹿民再重字第7号判决书,以示抗议)。
(5)有了上述一审判决,负责二审的温州市中级法院工作就简单多了,除了叙述“齐家法律”就是整段摘抄高院两裁定及一审判决书,最后做出一审无有不妥,“驳回上诉,维持鹿城区人民法院(2009)温鹿民再重字第7号判决”(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浙温民再终字第12号民事判决书)旋即了事。
因此案未审早定,无案可审,潦草之余,二审法院竟连一审判决书案号都搞错了,因为根本没有什么(2009)温鹿民再重字第7号判决书。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2009)浙温民再终字第12号民事判决书是无效的。
温州中院的法官们对“齐家法律”也有自己的看法:二审审判员周林环就对案件有过直面认识,并以书面材料载入法院案审的内部档案中。
(6)指令高院立案庭以最高院“只能再审一次”的规定,不准接受郑爱琴再审申请,彻底堵死郑爱琴的申诉路。
到此为止,两郑案闹剧的第一阶段终以齐奇的划时代胜利结束。此阶段齐奇使用的核心武器即是自创、独创的“齐家法律”,完成的是此阶段的关键任务—把郑爱琴的独家房产变为与郑加银共有,使案件整体定性。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阶段
工作内容:对郑爱琴房产定量折现分割,确定可获取的资金总量;
工作目标:争取利益最大化,最低限度回收现金500万元以上;
工作方式:
1、为防止郑爱琴对第一阶段分割房产案的纠缠,初、中两级法院采用互相推诿、互相借鉴、拉皮条式工作方法:一审强调二审法院判决具有“确定性”、“既判力”,二审强调一审判决具有“拘束力”,据以维护第一阶段成果,打掉郑爱琴翻案妄想;
2、歪曲、断解国家法律,简单、粗暴判决房产对半分割、现状分割;
3、抛开国法国规,使用法院特权,私自评估、高价评估待分房产;
4、强调待分的经营用房必须连带租金分割,强调待分的经营用房在始终出租,始终高价位出租,以获得高额分配基数;
5、所有分配最终都以现金量化,由郑爱琴承担,不得分配房产。
在取得第一阶段战果,确定了郑爱琴的房产被郑加银共有的基础后,第二阶段的工作就很简单了。就是把共有部分分割出来,但分割资产并非目的,量化并拿回现金才是目标,才是问题的核心点、关键点、难点。还好,有郑爱琴保住房产的常态思维恰可利用,于是:
(7)决不考虑郑爱琴继承房原房产登记面积64.7㎡,其中居住面积55.42㎡、经营用房9.28㎡的事实;决不考虑郑爱琴在1994年危房改造时绞尽脑汁把经营面积从9.28㎡扩大到22.79㎡的事实;决不考虑2000年市政动迁时,郑爱琴增购0.4㎡经营房和增购6.38㎡居住用房的事实,简单、粗暴地判决以现状房产作为待分房产,结果店面被认定为23.19㎡,住房被认定为37.5㎡。
(8)决不考虑郑爱琴几十年来对自己继承的房产进行危房改造、扩大经营面积改造、动迁增购经营面积和居住面积、确保最佳经营地段(从原五马街108号挪位至现五马街128号)回迁等的巨大付出,简单、粗暴地判决,对认定要分配的郑爱琴房产进行双方各50%的对等分割。
此判决装模作样引用了国家法律,但一审却采用了歪曲和断章取义、取己所需的文字游戏手法。二审虽全文引用:《最高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0条:“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并且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但在解释时则竭力为一审辩护,为一审圆场;
(9)决不考虑《物权法》及评估私人财产的有关法律规定,决不考虑对案件当事人的人格尊重,依凭法院特权,先于诉讼违法评估私人财产,执法犯法,明目张胆侵犯他人物权、人权。
判决郑爱琴把依法继承的房产与郑加银共有的生效时间是2009年11月20日(见(2009)浙温民再终字第12号民事判决书),王小静、郑安民与郑爱琴财产分割纠纷案发于2009年12月15日,[见(2009)温鹿民初字第3224号判决书:“原告王小静、郑安民为被告郑爱琴、黄春来返还财物纠纷一案,郑加银于2009年12月15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本院于2010年9月17日,2011年9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财产分割案的判决生效日是2012年5月7日(见(2011)浙温民终字第1296号民事判决书)
上述情况清楚表明,在2009年11月20日前,讼争房屋仍被郑爱琴合法独自享有。既无人申请评估讼争房屋价值,也无人提出分割讼争房屋的要求。而鹿城区法院却早在2009年3月20日,就自做多情,自付费用,凭借特权,“依职权”对郑爱琴的房产进行了评估。(见(2009)浙温民再终字第12号民事判决书:“另查明2009年3月20日经原审法院委托,温州市华正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五马街128号店面和大同巷新街公寓3幢607、608室的房屋价值进行评估”,鹿城区法院在后来的判决书中也承认是自己“依职权”对诉争房屋进行了评估(见(2009)温鹿民初字第3224号民事判决书)。如此,莫说财产分割诉讼,连共有的判决结果都还未出,鹿城法院就对讼争房产进行评估,是先见之明吗?根本不是,而是他们阴谋策划谋财的迫不及待的表现!仅此一项,即可知此案根本没有法律好谈,充分肯定完全是一场有预谋的,相互勾结的对普通百姓血汗的疯狂掠夺!
(10)强拉硬扯所谓评估依据,蓄意高估讼争房屋价值(“五马街店面的估价是4886000元,大同巷的商品房的评估价是1821000元”),至少比评估当时的市价高出20%之多;
(11)坚持认定房屋租金也是必分讼争资产;坚持认定讼争可经营房自郑爱琴继承之日(郑飞霞1977年去世),几十年都在无间断地高价出租,并操纵评估,“酌情确定”得出近227万元的租金天价。
租金是所有权人对房屋享有的收益,是一项权利,而非义务。出租与不出租是所有权人的自由,租金收取多少也是所有人的自由。私人房产的用途由产权人意志,好恶和实际情况决定,为什么一定要做经营之用?为什么一定要出租?为什么一定要不停地出租?为什么一定能高价出租?根据什么评估房产价值要连带房屋租金?!如此判决,若不行使超法律的“法律”是绝对办不到的。
经过如上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的操作,温州、鹿城两级法院终于完成了齐奇下达的、案件第二阶段的、敛财不得低于500万元的计划。成果巨大哇!这也意味着郑爱琴要想继续使用自己的房产,就必须凭空付出五百三十多万的代价啊!
纵观鹿城、温州二级法院进行财产分割的(2009)温鹿民初第
3224号、(2011)浙温民终字第1296号民事判决书,除了反复强调“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具有拘束力”“确定性”“既判力”外,简直就是一份算术作业。
此阶段的操作技巧是:首先用“确定性”“拘束力”“既判力”将郑爱琴压住,保证财产分割;第二用断解国家法律方法,把郑爱琴吓住,保证分割份额;第三用维护郑爱琴房产连续性方式将郑爱琴哄住,保证收取现金(郑加银可以要房,齐奇们需要的绝对是现金);第四用高估高评的流氓手段,困住郑爱琴,保证对其的掠夺。
第三阶段
     

8

主题

1306

帖子

653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5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阶段
工作内容:收缴战利品
工作方法:压价低评、拍卖郑爱琴店面
工作目标:收回500万以上现金
按照两级法院的生效判决,鹿城区法院在齐奇的直接督促下(确切消息证实齐奇多次直接用电话过问和督促),迅疾开展对郑爱琴现金的强制执行。为压迫郑爱琴尽快交付,他们采取了:
(12)强制对郑爱琴所属房产再次(2012年7月9日)为进行拍卖评估,而此评估尚在为判此案一审法院特意评估的有效期(2012年9月7日)内。再次让人看到,齐奇领导下的浙江法院,已从执法机构变成了“立法机构”,已难用常理评论;
(13)为拍卖郑爱琴房产,采用了大幅压价评估,与同一法院在同一有效期内的评估形成鲜明的差价。讲规则的法院变成了商业化的金融机构,同一货币,既有买入价还有卖出价!什么价都有其法院根据自己需要而定。
(14)法院执行案件的依据本应是生效的判决书,应按判决书的判决执行。根据判决书,两郑案的讼争房产因分割困难才折价处理,如果可拍卖,何不按判决评估价判给郑加银?还要让执行庭无端费如此周折呢!而郑加银方在诉讼时不但明确提出要房,还愿为要房而给郑爱琴140万元补偿呢!由此又可印证齐奇们违法复活此案,纯为敛财的罪恶阴谋。
以上即是齐奇一手制造的起死回生两郑案闹剧的主要梗概和基本情节,如今齐奇们的目的已基本达到,美梦即将成真。但有良知的人均可显见:果真如此,国家将无法律,天下将无秩序,必然大乱。甚至乱到包括齐奇们在内的那些制造混乱的法官们,也将人不成人,家不成家,至少也会陷入无家可归或个人财产与他人的无限纠葛之中。这是社会的悲哀(大量社会资源被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被浪费)!法律的悲哀!法律界的悲哀!法律工作者的悲哀!
通过这场闹剧,通过齐奇在这场闹剧中不顾自己高级法官身份的拙劣表现(1.密谋接案2.违规擅自私下接触案件当事人3.不断过问、追问案件进程,甚至在开庭中还不断用电话发指示4.指令鹿城法院擅自先于判决违法评估私人房产5.迫不及待敦促执行),完全有理由怀疑齐奇在受巨大利益驱使。我们很难抓到其受贿的确切证据,但他的两个同伙潘华山交代了,楼旭萌交代了,相信他也一定有机会交代的。因为我们的国家毕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国家,多行不义必自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附:
“齐家法律”的危害性、荒谬性
在审理温州两郑房产纠纷案时,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为该案量身定制了“齐家法律”,并在温州市两级法院审理案件时反复引用,作为案件判决的经典法律依据。其原话是:对历史遗留的房屋确权纠纷案,“一般以房屋产权证为准,但他人有证据足以证明产权归其所有或者共有,应认定产权归他人所有或者共有”“作为特定法律关系的当事人,房产权登记凭证并非属于产权认定的唯一依据”。
分析:
1、从根本上颠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物权法第二章第九条明确载明:“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
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
2、概念不清、逻辑混乱
何为“历史”?何为“遗留”?何为“历史遗留”?什么情况是“一般”?“他人”包括谁?什么人是“特定法律关系当事人”?均无明确界定、明确交代;
既然有纠纷,既然有证据就可认定产权,哪里还有“房屋产权证为准”?既然一般以房产权证为准,为何对特定法律关系的当事人,房产登记证却又不能作为产权认定的唯一依据?
3、如此以来,再无任何法律能够保护的物权,再无不可随意质疑或变更的物产,物权登记将毫无意义。可见“齐家法律”有意挑战国家法律,制造法律混乱,以便浑水摸鱼。其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将无可估量,必须引起法律界和全社会的高度重视。
温州两郑案的本质
温州两郑案全称是“温州市郑加银、郑爱琴遗产纠纷案”,案情极其简单,甚至都不应该成为案件,是温州法律界要么过分“以人为本”,要么是闲来无事,制造了可以为法院更多创收的事件。因为整个案件没有合法原告,郑加银既不是遗产的制造者、参与者,也不是所谓遗产制造者的委托人、授权人,与该遗产浑身不搭界,根本不具备遗产案诉讼资格。即使如他所说该遗产系他养父所购,登记在郑爱琴母亲名下,也与他无关,那是上一辈老兄妹的事。房产由谁来控制、谁来使用、谁来所有,只要他们相互心甘情愿,与他人包括他们的子女们均毫不相干。因此,房产是谁购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上登记在谁的名下。
本案系争房产登记在郑飞霞名下几十年,上一辈直到去世都无人质疑,反而下一辈局外人倒拿来做文章,岂非无事生非!法律界不认真审查,反而立案推波助澜,实在悲哀!浪费了大量社会法律资源不说,终究又成了别有用心之人,贪赃枉法之辈,敛财的口实和工具。所有的立案判决、判决立案,包括此次齐奇插手在内的一段,均完全无法可依、无理可循、无证可查。无论是原告的起诉、被告的辩护、律师的参代、法官的审理、法院的判决,都是法律界不惜浪费社会纳税人钱财,上演的一场乱哄哄的闹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温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自律管理承诺书|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柒零叁网 ( 浙ICP备08111123号

GMT+8, 2018-9-23 13:31 , Processed in 0.103763 second(s), 3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